成功者的交易心法-黃毅雄 (Q11-Q20)

Q11:你對未來台灣期貨並不看好,不看好的原因?

A:實在是賺錢的人有限,很低、很低。今天有一點你們大家很幸運、很好運,因為我認為我的買賣是最成功的範例,這是有經統計過的。美國 Dean Witter公司(美國第三大證券公司)上回叫我去操作他們的期貨基金就能證明這點。我以我操作的方法告訴大家,你們若依照這方法去做,你們也是有辦法賺到大錢。我並不是超人,我也是靠這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經驗,而實際上我想這也很簡單,並不困難,如果有入門就很簡單,沒有入門就困難,但很遺憾大多數人都沒入門,所以你若有入門,我想你將來也會成功。

Q12:美國期貨已100年,而台灣期貨才剛起步,你不看好台灣期貨,是否美國與台灣有所差異?

A:美國期貨市場穀物有生產者、糧商、有基本的賭徒;至於台灣的投機客,江山代自有才人出,每陣亡一人就有一人起來,當然這市場依然是很迷人、很有誘悉力,可小錢賺大錢。

Q13:您本身是較長線的作法,是以趨勢進出場、及加碼,但有些作頭、作底,攤平ㄧ作就是十幾年,而又因為期貨是槓桿原理,行情不動有些人就會失去耐性而不做,所以耐力及時機的掌握很重要,您在期貨市場這麼久的時間,也看過很多投資人,想請教一下,第一、對於沒做過期貨的人,您要如何說服他來做期貨?第二、您如何去選擇你的AE?如何去做好一個AE?

A:我說你不管從事那一行業,你一定要很內行,要很專精,你到各行各業去看,各行業裡的成功者總是有限 , 結果有辦法成功的人一方面是機運,一方面是努力。我想我們這行業沒有機運這回事,如果說是一筆二筆的買賣,就有機運的問題;如果是長久的買賣,就沒有機運這件事,一定要靠功力。所以你要做一個有勝任、有能力的AE,你本就必須下苦功。因為只有你本身願意下苦功,你才有辦法引導你的客戶去賺錢;你沒辦法讓你的客人有信心,你告訴他買那裡,那裡明天就立刻下跌,你告訴他空那裡,明天就立刻漲,則他如何對你有信心?所以你要能夠引導你的客戶賺錢,他才能對你產生信心,那你才能作為一個成功的 AE 。所以你一定要紮深你的功力,每天一定要多看。因為你不能只拿一張兩張來作買賣 , 一定要多看。

我選擇的 AE 一定選很認真、很專業的 AE, 我以我是一個內行人來說,當然他不必告訴我現在行情看好或看壞,但他必須要是一個很專業、很認真在他的崗位上,不管何時都很認真的注意行情變化。

Q14:型態學是因您己看過 1、2千張圖的經驗累積起來的,您看瑞士法朗的行情以您操作經驗,您認為是頭部?還是大型盤整?做法該如何?又圖形反轉時該如何操作?

A:這行情我有做過,但賠錢。在這裡我開始看美金對法朗、馬克開始步入多頭,在這之前美金對法朗、馬克已走了7年空頭,從去年開始反轉,步入多頭。現在美金對馬克、法朗正是步入多頭市場,這很重要。這是一個重大的反轉,也因此我很努力的空馬克、法朗,一空再空,共空了一、二千張,但是很不幸碰到這種盤整市場,大家加為大家都Override;大家都再從來,再下跌再空,再Over ride,整得我好慘,但我相信我的看法絕對不會錯,將來一定可以賺,而且一定衝得過這一關。

Q15:在這盤盤整一年,若沒有資金、沒有耐心的人就離開市場了?

A:這是當然,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因為你是在現在看出我之前可以如何如何,但你不可能空這跌這,買那漲那,買賣不是看一次成敗,這買賣都是大年初一,一直做到除夕夜,在除夕那天晚上來看今年的成績作總結帳,年度結帳賺就是賺、賠就是賠,你不要以一次戰役定英雄。但是如果你資金太短,也是很難做,很可能這一次戰役就陣亡。

通常這局部型態在期貨市場很重要,因為我說的是一個大型態的說法;有時你在作空,它這局部型態是一個下降型態,它漲得成功與否,我們都不知道,最好是漲後跌下來 , 再來做空,往往跌下來就是一大段。大形態我是看跌。

Q16:你做的都是中、長線的作法,而你是以什麼標準來選擇期貨?

A:我認為一般人失敗的原因是對從那入門不了解,做到後來都成為了丐幫弟子,為什麼呢?因為你做趨勢作型態有特會變化,結果你做到後來都無法相信。而且作趨勢一定要有耐心,不然你看頸部醞釀期,下跌又扭扭捏捏才願意下去。所以你要有相當的耐心,而一般人對於這個都不是很了解。

Q17:耐力牽涉到人格上、人質上的特質,請問你個人認為一個成功的交易者須具備那些耐力上的人格特質或人性化的特質,而你個人具備那些特質?

A:半年多前行情T-Bond是在 l22 元,我那時只 50 萬美金,大概兩個多月間我賺了一干萬美金,因為我賠小錢沒有關係,以我的信念來講,我就是要去逮住大機會,沒有辦法去抓大機會,你就得常常賠小錢。這並不是說因為依靠型態學去做買賣很容易賠小錢,丐幫弟子也很容易賠小錢;重點差別是你要能夠發揮去賺大錢,這很重要。

Q18:這個盤還看不出來,來到這裡,判斷是一個M頭,接下來的操作策略是如何?該如何加碼?

A:你有沒看過一本“股價趨勢” (翻譯書),裡面一開始開宗明義就說:型態學是一個很抽象的藝術,是一個很大的藝術,像一位畫家畢卡索的藝術;而這型態學比他的畫還要藝術,它邊跌邊印證我的見解,我就邊加碼、邊加空。

Q19:萬一它漲上去,那怎麼辦?

A:很顯然你想像錯誤、判斷錯誤,一旦判斷錯誤就必須要投降。賠錢而冀盼明天,而行情越拖越遠。

Q20:你是注意目前較活潑的市場,若看出型態就可出手?

A:你們可以做,但我不能做:像棉花、柳澄汁這種我沒辦法做,我一出手就幾百張幾千張,而那些市場那麼小根本沒辦法出手,所以我選擇T-Bond…. ,實際上這些東西比較容易拿捏,像那些小市場就沒辦法。因為我們作買賣是以線路圖為基礎作買賣,你到那些小市場一定會被小市場的 POOL 作手、被猶太人吃掉,所以要做成交量大且又活潑市場。-----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季線之下不做多

股市包租公 2016

麥克風選股法使用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