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機的致富陷阱書摘

《隨機的致富陷阱》

前言

本書談的主題是分明靠運氣,卻被誤認為是憑非運氣才完成的事;
以及更普遍來說,分明是隨機現象,卻被誤認為是非隨機性(幸運的傻子)。
在基因上,我們仍和漫遊在非洲大草原的老祖先很接近,我們信念的形成充滿著迷信。


第一章 如果你這麼有錢,為什麼沒那麼聰明?

自營交易員享有自己當家作主的所有好處,卻不必去管業務經營上擾人的瑣碎事務,
對屠利波這種不喜歡勞力工作、喜歡隨時耽於冥思的知識分子來說,這裡有如天堂。

屠利波為什麼沒有賺到很多錢?原因出在於他的交易風格。他極其厭惡風險,屠利波
的目標不是賺取最高的利潤,以免”交易”這個十分有趣的賺錢機器離他而去。屠利
波看過很多交易員”畢業”,不希望重蹈他們的覆轍。“畢業”有個明確的意義,指
的不只是賠錢,而是損失金額超過預期,以致在這一行再也待不下去。屠利波的個性
是不介意賠小錢。他說,「我喜歡認賠小錢,但需要賺大錢。」


第二章 奇特的結算方法

我們不能以成敗論英雄,而必須從「假如歷史以另一種方式呈現」的另類成本來論成
敗。假設有個富翁拿出一千萬美元和你玩俄羅斯輪盤,他準備一把左輪手槍,可裝六
發子彈的彈匣,只裝一顆子彈,然後對準你的頭扣扳機。每次扣扳機稱做一次命運,
因此會有六次命運,其中的五次命運會讓你發大財,只有一次會讓你腦袋開花見閰王……

我們只能看到某次命運的結果,也因此會有一些白痴記者對一千萬美元的贏家讚譽有
加,一般人只看到財富的表象,卻不探究來源為何。而這些倖存的俄羅斯輪盤贏家卻
很有可能被家人、朋友和鄰居當做模範對象。金融市場其實是一種更邪惡的俄羅斯輪
盤。首先,它不常射出要命的子彈,在玩過幾十次之後,我們玩得興高采烈,便忘了
裡面還有一顆子彈。

第三章 從機率學的角度思考歷史

我注意到,1987年股市崩盤時畢業的人、1990年日本金融市場大跌畢業的人、1994年
債券市場慘跌時畢業的人、1998年在俄羅斯畢業的人,以及2000年購買那斯達克股票
而畢業的人,他們彼此之間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他們全都宣稱「這次不一樣」,或者「他們的市場不一樣」,並且提出在經濟上言之
成理的說法,用以證明他們的看法沒錯。他們沒辦法接受別人血淋淋的經驗就擺在眼
前。壞操作遲早會讓你嘗到苦頭。機率學給它一個漂亮的名稱:「遍歷性」它的意思
是說,在某些情況下,眾多非常長的樣本路徑最後看起來會彼此相似。幸運的傻瓜可
能得助於生命中的某些好運氣,但是就長期而言,他的處境會慢慢趨近於運氣沒那麼
好的白癡。每個人最後都會向長期的性質靠攏。

華爾街喜歡獲利最多、而年輕的交易員(在我眼中,他們就像“幸運的傻瓜”)而我則
偏愛老鳥交易員,原因是他們沒有畢業,並且存活了下來。更深層的意義則是:只要
沒畢業,以正確的方式交易,“總有一次”會賺大錢;只要沒覺悟,以錯誤的方法買
賣,“總有一次”會畢業!!一個操作績效不錯的快樂退休牙醫,每交易95次,其投資
報酬率落在負5%~35%之間,他在不同“時間尺度”下賺錢的機率如下:

一年 93% 一季 77% 一月 67%
一天 54% 一小時 51% 一分鐘 50.17%

如果牙醫每分鐘檢視投資組合一次,一天下來,他將會有136分鐘心情愉快,134
分鐘不愉快。如果牙醫每個月看一次月報表,一年下來,他會快樂八次,不愉快四次。
如果牙醫每年只看一次投資組合的表現,那麼在餘生二十年的時間內,他將體驗到十
九次驚喜,只有一次不愉快!!同一個牙醫,使用相同的策略,卻因為時間尺度的關
係而產生不同的效果,換句話說,如果牙醫以很高的頻率檢視投資組合的表現,反而
會給自己製造大量的情緒赤字。

上面是“報酬率”與“時間尺度”的關係,接下來是“資訊”與“時間尺度”的關係,
一整年的時間內,我們每觀察到一件資訊,就會夾帶0.7件雜訊,
一個月的時間內,我們每觀察到一件資訊,就會夾帶2.32件雜訊,
而在一個小時之內,每一件資訊內會摻入30件雜訊……

在我的事業生涯之初,看到別人如此專注於雜訊,總是很不屑,因為在我看來,這些
眾說紛紜的訊息並不足以推演出有意義的結論,但是現在的我很樂於見到那麼多的散
戶大眾天天在閱讀財經報章雜誌,在螢幕前或傳訊王上查看即時報價,然後在交易上
做出過度反應的行為,就是有了那麼多不懂“隨機性”的散戶羚羊,才可以確保我在
股市叢林繼續生存下去。

第五章 最不適者生存─演化可能被隨機性愚弄嗎?

新興市場高手卡洛斯

一九九二年,卡洛斯受雇於紐約一家銀行新設的新興市場交易部門,新興市場發燒之
際,卡洛斯正好躬逢其盛,他穿著體面,腦筋好、語言能力也不差,銀行可以很放心
把他推到顧客的面前,於是平步青雲,最後當上首席交易員,一九九五年起,銀行不
斷將更多的資金交給卡洛斯去操作。這幾年的好光景令他得意洋洋,覺得自己所向無
敵,他認為自己不可能犯錯,相信天賦的經濟直覺會使他的交易決策都很明智。卡洛
斯毀於一九九八年夏季,他的操作生涯中只有一季虧損,之前他總共賺到將近八千萬
美元,但是壞就壞在這一季的虧損。

不過一個夏季,他就賠掉了三億美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一九九八年六月,債券市場開始下跌,他買進更多的俄羅斯債券,平均價格為五十二
美元,攤平操作是卡洛斯的特色。六月底,他的獲利僅剩下二千萬美元,七月,這時
債券僅剩下四十三美元,他的部位已經出現虧損,但他還是繼續加碼。他的頂頭上司
開始緊張,他卻告訴他們,俄羅斯垮不了。他一再重複那句陳腔濫調:「它太大了,
所以沒人敢讓它倒。」他估算俄羅斯的紓困成本很低,卻對全球經濟大有好處,所以
現在出清部位不是明智之舉。

他再次表示:「這時該買不宜賣,這些債券的價格已經非常接近違約價值。」他的這
種想法從何而來?是他和其他交易員、經濟學家討論後形成的“共識”。八月初,債
券還有三十幾美元,八月底,已跌到十美元之下,如今,卡洛斯早已從市場上消失……

卡洛斯確實有紳士特質,如果你想選女婿,他是個理想人選,但是爛交易員的大部分
特質,他也都具備。

高收益交易員約翰

他三十五歲,自佩斯商學研究所畢業後,在華爾街當債券交易員已有七年的時間,他
擅長運用財務槓桿方式,對國家債券進行套利交易。約翰有一個得力助手:亨利,是
個數學家,亨利專攻財務金融工程,運用電腦軟體程式計算出債券利率的合理價值以
進行套利動作。

三十五歲時,約翰的財富已超過一千六百萬美元,約翰拿出一千四百萬繼續投入操作,
並且全數以融資的方式進行,一九九八年夏天,高收益債券市場大跌,短短幾天的時
間內,約翰的一千四百萬美元化為烏有,並且也丟掉了工作,更令他鬱卒的是,這種
情形發生的機率是一兆兆年才有一次,亨利稱之為「十個標準差」事件。

約翰花了七年的時間成為英雄,但七天就把他打回原形(見識到俄羅斯輪盤的威力了
吧!!)

以年紀來看,約翰和卡洛斯是還有再創事業第二春的機會,不過我認為他們還是到金
融市場以外的地方另謀出路才是明智之舉,為什麼?和他們交談之後,發現他們都具
備隨機性幸運傻瓜的特質:他們對某些東西懷有堅定不移的信念,例如卡洛斯相信經
濟學,約翰相信統計學。並且他們都缺乏“停損”的觀念,沒有事先規劃發生虧損時
的撤退路線……因此當“運氣”用完之時,也就是他們在金融市場的“畢業紀念日”。

第六章 偏態與不對稱

假設下星期市場有70%的機率上漲,只會漲1%;30%的機率下跌,可能會跌10%,這時
你選擇做多還是做空?交易者要賺的不是機率,而是白花花的鈔票,所以,事件發生
的可能性多大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件事情發生時能賺多少錢,只有第四台名嘴專家
們的成敗才是靠說對或說錯的機率,面對稀有事件(系統性風險),之前提到的較不
賺錢的屠利波,他的做法是儘量避開,以免受到傷害,而我的策略則是下不對稱的賭
注,好靠稀有事件賺錢。

我認為稀有事件的發生是由於人們以狹隘的心態去解讀過去的時間序列,誤解其中的
風險,舉例來說,投資人為了安全而選擇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等緊盯美元的貨幣,
它們號稱是有史以來最為穩定的貨幣,竟然在一九九七年夏天巨幅貶值,許多人受傷
慘重,間題出在於我們時間看的太短,才會說出「從未發生這種事」之類的話,如果
去看寬廣的歷史,我們會發現:某個地方從來沒有發生的事,最後往往會發生(唉,
可惡的二顆子彈!!)。

第十三章 機率與懷疑論

懷疑論的主要論點是:沒有任何事情是肯定的。貝比奇(Nigel Babbage)是我見過
最優秀的交易員之一,他有一種優異的特質:他的信念完全不受“路徑相依”影響,
他可以現在就買進幾個小時前才強烈斷定會下跌的貨幣,並且一點也不會覺得不好意
思。索羅斯也是,他的長處之一:可以相當快的速度修正自己的意見,一點也不會覺
得怎樣。他總是到處告訴別人,說他自己很容易犯錯。機率是隨著博奕理論進入數學,
並且一直停留在計算工具的角色,最近有一群“風險測量者”出現,他們專精於以機
率方法評估金融市場的風險,撲克牌的規則訂的十分清楚,賠率是可以算的出來,所
以風險便可以衡量,但金融市場畢竟不是撲克牌,我們甚至不知道裏面有多少張牌,
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人硬把它當成撲克牌然後去測量它的風險,尤其是他們拿了
錢就得辦事的時候。

一個叫馬可維茨的財務經濟學家,獲得了個諾貝爾經濟學獎,他有什麼成就?他提出
一種精巧的理論:如果知道未來的不確定性,就能計算出未來的風險。這位老兄的大
作在一九九八年時,讓美國金融體系差點被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拖垮,而
我的拿手好戲就是跟這些財務經濟學家對作。

留言

xiang27表示…
我每次聽到有人說中國不一樣、中國是高成長時
都會想到這本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股市包租公 2016

麥克風選股法使用教學

股市包租公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