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封神榜》柏格

投資封神榜》柏格大學論文 發想基金新觀念

■ 記者 劉道捷

柏格1929年5月8日生於美國紐澤西州蒙克雷爾(Montclair)的富裕家庭,是雙胞胎中的老大,卻是三兄弟中的老二,有一個哥哥。

柏格的祖父是企業家,創辦美國磚業公司(American Brick Corporation),也是美國製罐公司(American Can Company)共同創辦人,美國製罐茁壯成大企業,是道瓊30種工業股價指數成分股之一,後來改名普美利加公司(Primerica)。柏格的父親在祖父的公司工作。以當時的水準來說,柏格一家算是富有的仕紳階級。

只是這對雙胞胎似乎命中帶衰,生不逢辰,出生半年後,美國股市大崩盤,千百萬人的財富在崩盤與隨後的大蕭條中一掃而空,人人都變成無產階級,柏格的家庭也不例外,變成了窮人。

柏格在這種環境長大,理財觀深受影響,態度十分保守,在金錢方面避免魯莽躁進,不求一夕致富,不受橫財夜草誘惑,希望能夠保住賺到和儲蓄起來的錢。

理財觀保守 不求一夕致富

貧困的環境讓他從小就覺得人生不安穩,財富人生更是不安穩,沒有財務上的安全感就是弱者,有錢就是成功,因此他從小就下定決心,協助重振柏格家族的往日榮光,消除父母在財務上的不安全感。

可惜的是,他消除父母親財務上不安全感的孝心沒有實現,到了1940年代,他父親因為酗酒,失去了工作,後來更跟妻子離婚,兩人都在1956年、50多歲時就英年早逝。

家庭環境也影響三個男孩的學業,柏格的父母供不起三個兒子上大學,兄弟也願意犧牲,就讓學業成績優異的老二上大學,老大去參軍,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老三高中畢業就找工作賺錢養家。

不過柏格也沒有閒著,從小就努力工作,送報、送雜誌、賣冰,盡力做小小孩能做的工作。到了16歲,在海濱度假勝地送信,終於跨過時薪1美元的大關。柏格老來回想,仍然很高興。

從小就打工 論文特立獨行

柏格以全班第二名畢業,可以在好幾個著名大學中選擇,包括哈佛大學與威廉斯學院,結果他放棄哈佛大學,選擇普林斯頓大學,原因是錢多、事多、離家近,普林斯頓大學給他比較多的獎學金,也給他工作,離家也真的比較近。

柏格唸的是經濟系,老實說,大一、大二成績不太好,原因是他除了唸書之外,還要在學校餐廳端盤子、在體育館裡賣票,最多的時候,一星期要工作30小時,一星期才168小時,天曉得柏格有多少時間唸書?

因為成績不好,學校警告他,再不努力,就要取消他的獎學金和工作,逼得他加倍努力,才符合學校的標準。

因此到了四年級要寫畢業論文時,別人寫的是亞當.斯密、凱因斯或馬克斯,柏格比較特立獨行,覺得太多人寫斯斯,他那一個斯都不想寫(大概也寫不動),只好到處找靈感,這一找,就找到了後來影響共同基金業幾十年的素材了。

==

世紀投資封神榜》柏格 鑽研共同基金有成

■ 記者 劉道捷

1949年時,共同基金業還是微不足道的行業,整個美國大約有100檔共同基金(現在光是股票型基金就超過8,000檔),大約有20多家公司經營共同基金,大部分公司設在波士頓,管理的資產約20億美元,大約占美國家庭儲蓄的1%。

當時最大的共同基金公司是麻省投資人信託公司(Massachsetts Investors Trust),市場占有率25%,富達、富蘭克林等等現在家喻戶曉的名字,當時都是小弟弟,甚至是小嬰兒,排名十幾、二十,只能比小,不能比大,不知道活不活的下來。

普林斯頓大學不是普通好的大學,柏格不選什麼銀行、保險、公債之類的題目,偏偏選上幾乎很少人知道的共同基金,可以看出當時他的情勢可說相當窘迫,只好選一個相當冷門的題目,也可以說他特立獨行,希望研究最艱難的題目。

看看柏格寫學士論文的經過,可以看出他21歲時,就形成20世紀一些最重要的投資理念,下面是他對當時情況的自述:

學士論文 冷門題目

「1949年12月一個晴朗的日子裡,我坐在普林斯頓大學汎世通圖書館,當時我大三,想決定大四學士論文的題目,身為經濟系學生,我希望寫一篇題目從來沒有人寫過的論文。

「我打開一本財星雜誌,看到一篇探討共同基金業的文章,篇名叫做『波士頓錢多多』,當時我從來沒有聽過共同基金業。財星雜誌的文章指出,共同基金業很小,但爭議很多,我立刻知道我不想寫馬克斯、不想寫亞當斯密、不想寫凱因斯,因為很多人寫過他們了。

提出處方 發揮功能

「寫論文的過程中,我對共同基金業做了很多研究,採用共同基金記錄中軼事性的證據。就我細心研究六檔基金的投資績效後,得到的結論是「共同基金不能宣稱績效勝過大盤指數」。

「論文針對共同基金提出很多處方,不但有將來創設指數型基金的概念,也有創設先鋒公司(Vanguard)的概念。我指出共同基金應該降低銷售費與管理費,應該注意主要功能─管理,不該注意所有周邊事務,基金應該以最有效率、最誠實、最經濟的方法管理。」

這篇論文共有123頁,篇名叫「投資公司在經濟上的角色」(The Economic Role of the In-vestment Company),認定當時還在嬰兒期的共同基金業一定會大躍進,藉著促進經濟成長、促使散戶與法人分享成長果實,發揮雙重功能:發揮最大的經濟功能。

文中批評共同基金業的缺失,提出幾點至今仍然擲地有聲的重要觀念。包括以效率、誠實與坦白服務投資人;推動創新,開發新基金,開拓法人市場;節制過度宣傳。以及選擇投資時,把成本當成最重要的因素。

結果這篇論文深獲好評,得到A+的成績,讓柏格總成績提高,以優異的學業成績畢業,進而踏入這一行,成為業界領袖,連柏格自己都說這是天意。

==

世紀投資封神榜》柏格理論 不讓莊家抽過頭

■ 記者 劉道捷

1950年代開始時,共同基金業可說是美國的新興金融服務業,絕少有人注意。當時的柏格是初生之犢,青春年少,抱著濃厚的理想主義,認為共同基金應該降低銷售手續費與管理費,應該以最有效率、最誠實、最經濟的方法管理。
換句話說,柏格暗指基金公司賺基金受益人太多錢了,只顧賺錢,沒有盡到照顧投資人的責任,應該降低收費,加強創造投資績效。

柏格的話看來模模糊糊,其實柏格一生極為重要的一些投資理念,大致上已經呼之欲出。其中降低費率的說法,跟投資人的收益關係比較密切,用最經濟的方法管理也跟降低費率有關,顯然早在50多年前,柏格就認定共同基金業的收費有不合理的地方。

基金投資 運用方法管理

從柏格的論文中,可以看出他的投資心法之一跟基金的費用有關。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別讓莊家抽走太多錢」。用在股票交易上,意義是周轉率不要太高,以免被交易手續費、稅費吸走了太多錢。用在基金投資上,就是要注意基金公司到底收了你多少費用,高明的基金投資之道,是減少莊家從你的賭注中,抽走太多錢。 

當時他還是學生,當然不可能推動這種理念。但是,他的理想卻深獲讚賞,普林斯頓大學榆樹俱樂部經理是其中之一。這位經理碰到當時美國第四大基金業者威靈頓基金公司(Wellington Funds)創辦人摩根(Walter Morgan),跟他強力推荐柏格和柏格的論文,也叫柏格把論文寄給摩根。

摩根自己是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生,卻不看好母校的畢業生,認為普林斯頓的學生被寵壞了,沒有看柏格的論文,不想面試柏格,也不想僱用柏格,後來大概是情面難卻,願意給柏格機會,卻也不願意親自面試,而是派公司的兩位高級經理人跟柏格談。

其實柏格不是找不到工作,也不必強求摩根。柏格希望進入銀行業或投資業,而且有兩家大公司可以選擇,一家是費城國民銀行(Philadelphia National Bank),一家是老牌的費城證券經紀商波寧公司(Boenning & Company),柏格正難以決定到那家公司去。

降低收費 創造投資績效

柏格還請教一位老友,老友說他問道於盲,因為他自己的畢業論文寫的是共同基金,應該最清楚,何必問別人。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同時面試柏格的威靈頓公司兩位經理人對柏格讚賞有加,建議摩根看柏格的論文。

摩根一看,大為驚艷,當即叫公司50個員工人人都要好好看看,還說柏格比他還了解共同基金業,決心請柏格到威靈頓公司工作,卻又欲擒故縱,告訴柏格不想要他。最後終於告訴柏格,共同基金業才是柏格大展身手的地方,到銀行和券商工作簡直是浪費柏格的長才。這時柏格才下定決心。

1951年7月5日,柏格開始到威靈頓基金公司上班,踏上基金管理革命之路的第一步。

==

投資封神榜》錯估合併情勢 柏格失荊州

■ 記者 劉道捷

威靈頓管理公司與波士頓四人幫談判合併事宜時,持有威靈頓管理公司10%股權的大股東、最早經營組合基金的投資專家康菲德得到消息,表示絕對反對威靈頓與桑杜潘路投資顧問公司合併,還威脅要提起訴訟,阻止合併。

威靈頓創辦人摩根叫柏格飛到康菲德居住的日內瓦,希望說服康菲德回心轉意。康菲德告訴柏格,波士頓四人幫這批王八蛋不是好夥伴。但他們是王八蛋還不是問題,問題是以他們的投資智慧而言,他們不是「好王八蛋」,要是他們達不到柏格的要求,柏格趕不走他們,他們會把柏格趕走。康菲德告訴柏格,「你將來也會發現這一點。」

柏格不知道怎麼可能會這樣,但是,他說服了康菲德,讓他答應不提出告訴。

柏格真的太看好這樁合併案了,也真的看錯波士頓四人幫了,雙方合併的條件之一是四人幫合計可以從摩根釋出的股份中,取得合併後新公司40%的股權,柏格自己只擁有28%的股權。

柏格低估或沒有意識到這種股權分配的危險性,結果自陷危地。柏格後來說,自己太天真。其實柏格不是太天真,而是太沒有看人的眼光,看不出人心隔肚皮,隨隨便便就把公司40%的股權給了別人。

自陷危地 四成股權拱手讓人

於是兩家公司結合成一家。但是,王子和公主並沒有從此永遠過著快樂的日子,隨著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長期大多頭市場走向結束,共同基金業的經營開始出現問題,投資人贖回金額日漸增加,管理資產減少,公司股價不斷下跌,日子愈來愈難過,柏格與波士頓四人幫的衝突開始出現。

隨著空頭市場日益嚴重,美國經濟狀況愈來愈低迷,柏格與四人幫的裂痕只有愈來愈深,雖然其中有過幾次轉機,雙方之間的鴻溝卻永遠無法彌補。到了最後,四人幫仗著比較多的股權,要求柏格辭職,柏格拒絕,四人幫就把已經升任董事長的柏格開除了。

柏格被開除隔天一早,就要趕到紐約,參加威靈頓旗下一檔基金的股東大會,因為他還是這檔基金的董事長,波士頓四人幫可以把柏格從威靈頓管理公司開除,卻不能把柏格從基金董事長的職位開除。

董座不保 雙方嫌隙愈來愈深

這種組織結構是當年美國基金業特殊的地方,真正重要、掌握所有實權的是投資顧問公司或投資管理公司,這種公司負責所有經營、業務、資產管理、選股,投資、行銷、承銷等一切事務。

另一方面,投顧公司旗下的每一檔基金跟投顧公司一樣,也是公司組織,擁有公司該有的結構,例如,有董事會、董事長、獨立董事、股東大會等等,卻幾乎全部都是空的。由基金組成的公司跟投資顧問公司或投資管理公司簽約,把絕大多數職責委託投顧或管理公司負責。

柏格是個奮鬥到底的人,基金組成的空殼公司變成了他反攻大陸、重整舊山河的根據地。

==

世紀投資封神榜》倡議共同化 柏格顛覆傳統

■ 記者 劉道捷

柏格被威靈頓管理公司解除董事長職位後,大約花了半年功夫,終於說動威靈頓公司旗下12檔基金的董事會,另行成立公司,自行負責大部分業務,但仍然委託威靈頓公司選股與行銷。

這樣等於由威靈頓公司成立與管理的這些基金棄暗投明,跟威靈頓切斷一部分關係,威靈頓繼續擔任多檔基金的投資顧問和流通代理,其他事務由新成立的公司自理。

先敗後勝 營運模式獲支持

這種作法在共同基金業十分特殊,合乎柏格在學士論文中的主張,也合乎他從1970年代初期就提倡的共同基金「共同化」。

當時除了兩家基金管理公司之外,都是根據傳統的模式成立(但這兩家公司到1980年代也改成傳統模式),即基金的法人組織是空殼,基金管理或投資顧問公司掌握一切,基金每年根據資產規模,付一定比率、如1%的管理費給投顧公司。

因此共同基金名稱雖然動人,其實不是追求投資人共同利益的「共同化」基金,跟共同保險公司由保戶「共同」擁有的情形不同。共同基金管理公司的作為大致是以公司本身的利益為依歸,追求管理或投顧公司股東的共同利益,而不是以共同基金投資人的利益為依歸。

柏格主張共同化,減少管理公司的需索(或勒索),提高基金投資人的利益,得到大多數基金投資人的熱烈支持,威靈頓公司創設的多檔基金逐漸倒戈,支持柏格主張的營運模式,成立新公司,把基金的經營內部化。

因此柏格創立的先鋒公司(Vanguard)一開始就有38萬個股東,柏格能夠得到眾多投資人支持,原因大概是波士頓四人幫把柏格從董事長的位置趕下台,實在是太過分了一點。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柏格確實眾望所歸,是基金業最高明的經營者,就像威靈頓創辦人摩根說的一樣,四人幫對基金業的了解加在一起,都不如柏格。

在這場公司內鬥中,柏格先敗後勝,其中秘辛與過程十分精彩,柏格能夠反敗為勝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他最照顧基金投資人利益的急先鋒,不久之後他就要推動顛覆基金業基礎的改革。

威靈頓公司和旗下基金取名都帶有英國歷史氣息,基金名字都是W開頭,英國海軍名將納爾遜的封號就是威靈頓公爵。柏格也喜歡英國史,尤其喜歡研究英國海軍史,為新公司取名字時,想到的大都是跟納爾遜有關的名字。

改革先鋒 照顧投資人利益

他最喜歡的名字「勝利」,是納爾遜1805年指揮特拉法加海戰的旗艦,不過,納爾遜卻是在這艘戰艦上殉國,拿來當新公司的名字,實在是大觸楣頭。

柏格想了好久,終於找到納爾遜1798年指揮尼羅河海戰大勝的旗艦「先鋒號」(HMS Vanguard)。

柏格把公司取名先鋒,其實很有意義,預示柏格將來是美國共同基金業改革的先鋒。

==

柏格操作基金 無為而治

■ 記者劉道捷

1974年9月24日先鋒集團創立,隔年5月1日開始營業,立刻成為旗下擁有十多檔基金的基金家族,但是根據先鋒集團跟威靈頓集團所訂的合約,基金的管理(選股)和流通仍然由威靈頓集團負責,先鋒集團只負責行政管理,而且柏格不能從事資金管理、不能操作基金。

四人幫中有人問柏格,行政管理應該很無聊吧?柏格回答說:「你知道的太少了,老兄。」

原來柏格有一個不管理而管理基金的點子。他從先鋒集團創業之初,幾乎立刻就開始推動大學時的夢想,籌設指數型基金。於是到1976年8月,世界第一檔指數型基金先鋒500(Vanguard 500 Index Fund)開始對投資大眾銷售。

指數型基金 不需要管理

柏格吃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找到券商代銷,但是先鋒500指數型基金實在太前衛了、太奇怪了,初期推廣十分不順利。券商預估可以賣出1.5億萬美元,結果只收到1,100萬美元。

公司董事和四人幫質疑柏格違約管理基金。柏格回答說,他沒有管理基金,因為指數型基金不需要管理,也沒有人管理,別人也不願意管理先鋒500,因為這檔基金沒有管理費可收,因此先鋒集團就變成了這檔「被動管理型」基金的經理人。

先鋒500指數型基金反映柏格最重要的投資之道,就是「別在草堆裡找一根針,要把草堆整個買下來。」換句話說,不要花費時間尋尋覓覓,在幾百、甚至幾千檔股票裡費心挑選,要買整個大盤、把整個股市買下來。

事實證實,靠先見之明,買進正確的股票、判斷正確的投資型態、挑選正確的基金經理人就像大海撈針一樣,既花錢、又傷身,最糟糕的是,大部分情況下,還要大大的虧錢。

例如,美國現在光是股票型基金,就有8,000多檔,扣掉管理費和其他費用後,有幾檔基金能夠連續五年、十年帶給投資人超過大盤的報酬率?恐怕十隻手指就能算出來。基金投資人選中這種基金的機率有多少?

從古到今,到底出了幾個像坦伯頓或林區一樣的基金經理人,有多少人從坦伯頓成立基金時進場,有多少人從林區開始操作時買進麥哲倫基金,在他們退休時贖回,享受到他們創造的全部超高的投資報酬率?

草堆尋針難 買下草堆來

挑選基金和基金經理人時,大家主要是看過去的績效,忽略昨天行得通的東西明天未必有用。投資股票有四種風險:股票風險、型態風險、經理人風險和市場風險。柏格認為,前三種風險可以輕易規避,就是擁有整個股市,而且永遠持有。

股市風險很大,而且始終存在,投資主動管理型股票基金好比把前三種風險加在經理人身上,如果你不敢說自己正確無誤,你就必須分散投資,擁有整個股市是最徹底的分散投資。

柏格主張,既然大家都沒有在草堆尋針的能力,就把整個草堆買下來吧!也就是買指數型基金就好了,何必花大錢買主動管理型基金?

==

世紀投資封神榜》回歸平凡的投資哲學

■ 記者劉道捷

柏格一直在各種場合裡,宣揚自己近乎神聖的投資哲學,說神聖是因為柏格立意良善,從投資人的立場談投資之道。他的投資哲學卻是以回歸平凡、回歸極簡為基礎,容易了解、容易實施。他出過幾本談投資之道的書,包括1994年出版的《柏格談共同基金(Bogle on Mutual Funds)》。

他也曾把幾十年的經驗融會貫通,列出了十大投資原則,實際上,十大原則談的都是基本投資觀念,顯然投資前必須先革心、必須建立正確的投資心態,十大原則第一條就是告訴你風險無法逃避。

一、風險無法逃避

他的說法是一旦你決定把錢投資下去,希望增加財富,你必須決定的事情不是要不要冒險,而是決定要冒那一種風險,不管你怎麼做,你的資本都會有虧損的風險。如果你把錢放在本國貨幣儲蓄帳戶裡,你不會有外匯風險,卻可能遭到通貨膨脹的嚴重侵蝕,這種風險幾乎保證你無法達成累積資本的目標。

投資股市短期內的風險的確很高,但是,只要投資十分多元化,長期應該可以創造十分持續一貫的可觀成長。

二、要買得對,抱得緊

你面對的最重要決定是投資組合應該怎麼正確的配置資產,股票可以替你創造資本和收益成長,債券可以保值和創造經常收益。一旦你找到正確配置,就要緊抱,不管股市漲到多高、跌到多深,都要緊緊抱住。

只有在你的投資結構改變時,才調整資產的配置。開始投資時,可以考慮債券與股票投資各占一半,如果有下列情況,就提高股票所占比率:

1、你有很多餘年可以累積財富。

2、你投下去冒險的資金很少(例如你第一次投資公司的儲蓄計畫)。

3、你需要的經常收益很少。

4、你有勇氣,能夠鎮定的熬過大起大落。

如果這幾點改變了,配置在股票上的資產要減少一半。

三、時間是朋友,衝動是敵人

投資要看長不看短,不要讓股價的短期變動改變你的投資計畫,股市每天的波動中有很多雜音,經常是白癡說的故事,充滿喧囂與憤怒,卻毫無意義。

股票可能高估或低估多年,要明白投資最大的罪惡是被市場的魔音迷惑,在股價飛漲時買進,在股價暴跌時賣出。衝動是你的敵人,為什麼?因為你不可能波段操作,即使你十分難得的剛好在股價下跌前賣掉股票,你怎麼可能睿智的知道什麼時候應該買回?一次正確的的決定就已經夠難了,兩次正確的決定幾近不可能。

時間是你的朋友,如果股票在未來25年內,產生10%的報酬率,儲蓄帳戶產生5%的報酬率,如果你有1萬美元,投資股票會變成10.8萬美元,放在儲蓄帳戶會變成3.4萬美元(扣除3%的通貨膨脹後,股票會變成5.4萬美元,債券會變成1.6萬美元)。務必要給自己所有的時間。

==

世紀投資封神榜》貝果或甜甜圈 怎麼選?

■ 記者 劉道捷

照理說,柏格寫給一般散戶看的投資原則應該簡單、明瞭,其實不然,十多年前,他寫基金投資指引「柏格談共同基金」時,就有人建議他寫的輕鬆、好看一些,他卻不為所動,寫出來的書還是相當艱深,或許這是他有所堅持的地方。
他提出的第四個投資原則以平常的貝果和甜甜圈為例,卻還是不好懂。

四、期望要務實:要了解貝果和甜甜圈的差別。

貝果和甜甜圈象徵兩種截然不同的股市報酬率特質。把股利率與盈餘成長率構成的投資報酬當成貝果,其實一點也不牽強,因為股票的投資報酬反映貝果的根本特質:營養、酥脆、堅硬。

同理,鬆軟的甜甜圈代表投機報酬率,代表投資人樂意為每1美元的盈餘付出多少價格的變化,反映大家對股票評價的變化,從樂觀時的鬆軟甘甜到悲觀時的酸苦不快。

像貝果一樣實在的投資作法一定都會產生好處,但是,投資人鬆軟像甜甜圈一樣的情緒根本不穩定,產生的結果有好有壞。長期而言,投資報酬會決定一切。過去40年來,股票的投機報酬率一直是零,股票投資的年度報酬率跟總報酬率正好一樣,都是11.2%。

但是,其中前20年裡,投資人看壞經濟展望,暴跌的本益比使投機的年度報酬率變成負4.6%,使豐厚的年度投資報酬率12.1%,下降為只有7.5%的市場報酬率。然而,從1981年到2001年期間,展望好轉,本益比飛躍上升,在10.3%的投資報酬率之外,又產生了5%的投機報酬率,使市場報酬率躍升到15.3%,是前面年分的兩倍。

教訓:務實的預期顯示,未來十年報酬率會遠低於過去20年。

五、別在草堆裡找一根針,要把整個草堆買下來。

背後的道理很簡單,看看紐約研究業者伯恩斯坦公司(Bernstein)的研究結果,就可以知道究竟:過去50年裡,你看出可以長抱20年成長股的機會只有4%,選中可長抱十年成長股的機會只有15%,即使是選對只抱三年成長股的機會,也只略超過一半。

如果你不選成長股,你也可以選投資經理人,長期以來,美國股神巴菲特選中可以長抱五年成長股的紀錄大約都在60%上下,問題是你能不能選中他。

因此長期投資成功之道是選市不選股、選市不選人,要買下整個大盤、整個股市,換句話說,要買股票型基金。

六、別讓莊家抽走太多錢。

這個原則前面已經談過。簡單的說,投資股市要把周轉率降到最低,投資基金,要把基金公司抽走的費用降到最低。

七、別打上一場戰爭。

太多投資人做投資決定,都是根據最近的教訓,甚至根據過去的教訓,尋找在上一次戰爭中脫穎而出的科技股,在通貨膨脹已經成為往事雲煙時擔心通貨膨脹,在股市暴跌後買進債券。

你應該忽略過去,但也不應該假設某一個景氣循環會永遠持續下去,沒有那個景氣循環不會結束,不要只因為某些投資人堅持打上一次的戰爭你就跟著照做,這樣撐不了多久。

==

投資封神榜》堅持到底 牛頓終將復仇

■ 記者劉道捷

柏格有一條投資原則談到牛頓的復仇,意思是古往今來,投資都受類似萬有引力的法則左右─凡是上去的都會下來。奇怪的是,凡是下來的也一定會上去,當然並非總是如此,找到第二春的企業很少,大盤只要不死,總是可以找到第二春、第三春…。

為什麼說是牛頓的復仇?說來話長,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定律和運動三大定律後,出任英國鑄幣局長,正好碰到南海泡沫。身為鑄幣局長,對投資應該有正確的認識,因此他也投資南海公司,後來他把持股賣掉,結結實實的賺了一倍利潤。

然而,南海公司股價繼續狂飆,投機熱潮的傳染力量壓倒了他,他用高很多的價格,買回更多南海股票,然後在崩盤中全部虧光。他的虧損嚴重之至,以致於在他餘生中,只要聽到南海公司的名字都會抓狂,也留下「我會計算天體的運動,卻不會計算人類的瘋狂」的名言。

萬有引力或回歸平均數原則有很多例子,例如,某一段期間裡,股市報酬率遠超過投資盈餘與股利產生的報酬率時,通常會在下一段期間裡,掉到遠低於正常報酬率的水準。股價就像鐘擺一樣,會漲到遠高於企業的基本價值,卻又會往回擺盪,回到合理價值,然後掉到遠低於合理價值。

又如美國舊經濟與新經濟總市值之比約為一比五。1997年初到2000年3月,那斯達克股價飛躍上漲230%,紐約證券交易所的股票只上漲了20%,但隨後的一年裡,那斯達克指數崩跌67%,紐約證交所股價指數只下跌7%,新舊經濟總市值之比回歸五比一的固有關係。

平均數是吸力極為強大的磁鐵,最後會把一切吸過來。

九、刺蝟勝過狐狸

希臘哲學家阿基洛休斯(Archilochus)說過,狐狸知道很多事情,刺蝟卻只知道一件大事。狐狸機敏、狡滑、精靈,代表非常了解複雜的市場和行銷的投資機構,刺蝟捲成一團時,幾乎刀槍不入,代表投資機構只需要了解一項重大原則,就是知道簡單是長期投資成功的基礎。

在金融世界裡,狐狸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宣揚投資人只能靠著他們的高明知識與經驗,才能生存下來,但請他們幫忙,代價通常都很高,高到連最機靈的狐狸所能提供的附加價值,都不夠應付所需要的成本。結果投資人靠共同基金之類金融掮客賺到的年度報酬率,平均不到金融市場年度報酬率的八成。

另一方面,刺蝟知道真正傑出的投資策略能夠成功,不是因為複雜或精明,而是因為簡單和成本很低。刺蝟會大力分散投資、買進長抱,把成本降到最低。最高明的刺蝟是全市場指數型基金,以最低的成本營運,投資組合周轉率最低,讓投資人幾乎賺到百分之百的市場報酬率。

十、投資的秘密是沒有秘密

想一想前面的九項規則,就知道其中沒有魔法,也沒有魔術,不需要預測無法預測的未來,不需要賭根本無法賭贏的長期機率,也不需要學什麼絕學秘法。投資成功沒有無上大法,只有簡單的算術、無可爭論的基本原則和常識。

利用指數型基金擁有整個股市,同時適當的把資產配置在全債券市場指數型基金中,平衡你的投資組合,靠著指數型基金的成本效益、租稅效率和賺到市場報酬率的保證,就是贏的策略。

但是你一定要遵照投資成功的終極規則、所有投資智慧中最重要的大道:堅持到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股市包租公 2016

麥克風選股法使用教學

股市包租公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