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斷的偏差(一)

通向金融王國的自由之路第2章

判斷力上的偏向:掌握市場對大多數人來說為什麼如此困難

一般說來,我們都是用自己對市場的信念進行交易,一旦我們決定了這些信念之後就很難再有改變這樣,當我們在運作市場時。會自以為是在考慮所有可以利用的信息。其實不然,從選擇性理解方面來說.我們的信念很可能排除了最有用的信息。

范·K·撒普博士

現在你已經知道了對聖盃系統的尋找其實是一種自我的尋找。這一章將讓你瞭解什麼東西可能會妨礙你,開始意識到什麼東西會妨礙你是第一步,當你有了這種意識之後.也就有了變動的能力。

總的說來,所有問題的基本根源是如何應付我們必須定期處理的大量信息。法國經濟學家George Anderla曾經測量過我們人類必須應付的信息流速度的變化。他的結論是:從耶穌時代到萊昂納多·達芬奇時代的1500年之間信息流增加了一倍。到1750年,也就是250年之後,信息流又翻了一番。下一個翻倍只花了150年的時間,也就是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計算機時代的開始又把信息流的翻倍時間減小到了5年,並且由於今天的計算機提供電子公告板、光盤驅動器、光纜以及國際互聯網等等,我們當前面臨的信息流量在大約一年內就可以翻一番。

研究者們現在估計人類用我們當前的大腦潛能,每次只能攝取1%~2%的有用視覺信息,對於交易商和投資者們來說,這種情形就是一個極端了,一個同時關注著世界上所有市場的交易商或者投資者,在每一秒鐘內就可以有上百萬字節的信息流湧向他/她。並且由於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各個時間一般都會有一些市場是開放的,因此信息流是不會停止的。而一些受到誤導的交易商們實際上卻像被膠水粘住了一樣,停留在他們的交易屏幕上.只要他們的大腦允許,就竭力地想處理盡可能多的信息。

一個有意識的頭腦能處理的信息的容量是有限的,即使是在理想的情形下,這個有限的容量一次也只能在5~9個信息塊之間,一「塊」信息量可以是1個字節.也可以是成千上萬個字節(比如,一個信息塊可以是2這個數或類似687 94l這樣的數字),舉個例子,閱讀以下這串數字,關上課本.然後努力把所有的數字都寫下來:

6,38,57,19,121,83,41.917,64,817,24

你能記住所有的數字嗎,很可能不能,因為我們只能有意識地處理7(±2)個信息塊,然而每一秒鐘卻有上百萬字節的信息在湧向我們,並且信息的當前可利用速度每年都在翻倍。我們怎麼才能應付得過來呢?

答案是歸納,刪除,並且歪曲所面臨的信息。我們歸納並刪除大部分的信息,比如「噢,我對股市不感興趣」這句話佔據了市場上大約90%的可利用信息,可以總結為「股市信息」,然後把它從我們的考慮範圍中刪掉。

我們也通過做決定來歸納一些我們確實關注的信息,「我只是想看一下市場中符合以下標準的條形圖表……」,然後就用計算機來根據這些標準對數據進行分類,因此.多得令人無法想像的信息突然間就縮減成了計算機屏幕上的幾條線。這幾條線是我們有意識的大腦所能處理的東西。

然後,大多數交易商和投資者們就歪曲這些歸納出來的信息,把它當做一個指標。比如,我們並不是只看最近的條形圖,相反,我們認為以10天的指數移動平均,或者14天RSI(relative strength indicator),或者一個隨機數等形式表示的信息更有意義。所有這些指標都是信息歪曲失真的例子然而人們交易的是「他們對失真信息的信念」,這些信念可能是也可能並不是有用的信念。

心理學家們取走了大量的此類刪除和失真的信息並把它們歸類,標以「判斷力方面的啟發性思維」。之所以被稱為「判斷力方面的」是因為它們影響我們的決策制定過程:稱為「啟發性思維」是因為它允許我們在短期內過濾掉大量信息,並對其進行分類。沒有它們我們就不可能做出市場決策,但是對於沒有意識到它們存在的人們來說也是非常危險的。它們影響我們開發交易系統和制定市場決策的方式,

大多數人使用判斷力啟發性思維的基本方式是保持准狀態。一般地,我們用自己對市場的信念進行交易,一旦我們決定了這些信念後.就很難再有改變。選樣,當我們在運作市場時,會自以為是在考慮所有可以利用的信息。其實不然,從選擇性理解方面來說,我們的信念很可能排除了那些最有用的信息。

很有意思的是,卡爾·波珀(Karl Popper)指出:知識的發展更多地來自於用我們的理論去努力發現錯誤,而不是去證明這些理論。如果他的觀念是對的話.那麼我們越能實現自己的信念和設想,特別是對市場的設想,並揭示它們,在市場上賺錢就越可能獲得更大的成功。

本章的目的是想探索這種判斷力啟發性思維或者偏向是怎樣影響交易或投資過程的。首先.我們會談論歪曲系統開發過程的偏向。本章所涉及的大多數偏向都落入了這個範疇。然而,其中的一些偏向也會影響交易的其他方面。例如,賭徒謬論會影響交易系統的開發.因為人們希望系統不要長期虧損,但一旦系統被開發後,這個偏向也會影響系統的交易

其次,我們也會談論影響你怎樣測試交易系統的一些偏向,例如,一位紳士在面臨其中的一些信息時,會提出這些信息充滿了爭論並且關鍵因素被遺漏了,然而這些陳述只是來自他的一些預測罷了。本書所引用的材料內部並沒有衝突,它們也都只是信息罷了。因此,如果你察覺了此類對立,那也是因為這些對立是來自於你自己,另外,很多人在進行系統開發時遺漏了一些步驟,其實這些步驟是有意被遺漏的。因為我的研究發現它們並不重要或者甚至可以說成是對良好系統開發的一個障礙。

最後,我們還會涉及到一些可能影響到你如何使用所開發的系統的偏向。儘管這是一本關於交易系統研究的書,但是這裡所包含的一些偏向也是重要的,因為在你實際開始交易之前,做研究時必須要考慮進去這些東西,然而,由於這些偏向在我為交易商和投資者開設的函授課程中涉及到很多細節,因此我有意把這一章保持在一個最小的範圍內。

2.1 影響交易系統開發的一些偏向

在考慮交易系統之前.你必須把市場信息以這樣一種方式表現出來,在該種方式下,你的大腦可以應付那些可利用的信息。請看圖2.1,它舉例說明了一個典型的條形圖,也是大多數人所認為的市場。如圖所示的日條形圖,捕獲並總結了相當於一天價值的數據。這個總結最多包含了四條信息:開盤、收盤、最高以及最低。日本式燭台使信息更加明顯,並且也給了你市場總體是上漲了還是下跌了的視覺效果信息。

2.1.1 表象偏向

日條形圖是第一個啟發性思維的好例子,也是我們每個人所用的,被稱做「表象定律」。它的意思是人們假定若某樣東西能代表另一樣東西時,實際上它就是它應該代表的那樣東西。因此,絕大多數的人都在看日條形圖,並同意它代表了相當於一天交易的價值。而事實上,它只不過是一張紙上的一條線罷了,僅此而已。然而你可能已經同意了它是有意義的,這是因為:

·在你開始研究市場時就被告知它是有意義的。

·其他人也都利用日條形圖來描述市場

·在你購買數據時,這些數據是以日條形圖的形式表示的

·在你考慮一天的交易時.你也會示意性地畫一張日條形圖

圖2-1中每條線都只向你說明了兩件事。它顯示了一天中發生的價格範圍。它也部分表示了價格是如何移動的,如何從開盤移動到收盤,再加上一些高低起伏的變化。

什麼是日條形圖不能告訴你的呢?它不能告訴你有多少量發生了,也不能告訴你在哪個價格有多少量發生。陳了開盤和收盤,它不能告訴你在一天中什麼時候基本商品或者資本的價格是在一個給定的價格。然而這些信息對交易商和投資者來說可能是有用的。你可以通過縮小時間範圍並查看5分鐘條形圖或記號圖來獲取這些信息。但是等一下!難道日條形圖的目的不是為了減少信息流量而使我們不至於被淹沒嗎?

還有一些可能對交易商有用的其他信息也沒有在日條形圖中顯示出來,比如對期貨來說,這些交易有沒有包括開始新的台同以及終止舊的合同?什麼樣的人在做這種交易?是不是有一群場內交易商整體在相互交易,竭力想看透對方,並以策略勝過其他人?有多少量是以一個單位的形式表現的(如100股股票或者單一商品合同)?有多少量是大單位的?有多少是被大投資商買進或拋出的?有多少是被大貨幣管理者或者資產組合管理者買進或拋出的?又有多少是被套期保值者或大公司買進或拋出的?

還有第三級信息也沒有在日條形圖中顯示出來,就是誰在市場中,比如,有多少人當前持有多頭或空頭頭寸?頭寸大小又分別是多少?這類信息是有用的.但一般不容易得到。如今在計算機的支持下.各種不同的交易可以每天都以這樣的方式存儲和報道:

價格從83點移動到85 點。共有4 718 個投資者持有多頭頭寸,平均頭寸大小是200個單位。一天內,多頭頭寸總共上漲了50 600個單位。有298 個投資者持有空頭頭寸,平均頭寸大小為450 個單位。空頭頭寸上漲了5個單位。最前100 個頭寸數是由以下這些人所持有,他們的位置分別是:……(接下去就是一串名字)。

可能你會說:「是的,我想知道誰持有什麼股票並且頭寸是多大。」那麼如果你有了這個信息之後,知道對這些信息做什麼處理嗎?是不是更有意義了?很可能不是,除非你有一些可以讓你交易的信念。

日條形圖也並不提供任何統計可能性,比如如果發生了x , 那麼Y 的可能性怎麼樣?你可以利用歷史記錄來確定Y 的可能性,但變量X 和Y 必須被包括在你的數據裡面。但是如果X 和Y 很有意義卻沒有被包括在你的數據裡怎麼辦?

最後,還有另一個關鍵的信息類型也沒有被包含在一個簡單的日條形圖中,就是有關人們的信念和情緒的心理信息。這類信息包含了持有多頭頭寸和空頭頭寸信念的強度,以及各類交易者可能會在什麼價格什麼時候清盤?他們對各種信息或者價格運動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有多少人是置身市場之外觀望並持有市場會上漲或下跌的信念?他們是不是有可能或者在什麼情況下會轉變這些信念並持有頭寸呢?如果他們這樣做了,那麼他們可能會在什麼價格並有多少錢才能購買他們的頭寸呢?然而你是否有從這些信息中獲得幫助並賺錢的信念呢?

直到現在,你可能一直以為一張日條形圖就是真正的市場。記住,你所看到的只是計算機上或者圖片集中的一條線罷了,只是你假定它代表了市場,可以把它叫做市場在某一個給定日的行為的概括,你也只能這麼叫它了;使人驚恐的事情是,作為對信息最好總結的日條形圖,卻正是你用來做決定時要操作的原始數據。

我希望你已經開始理解了判斷力啟發性思維對於一個交易者來說為什麼這麼重要的原因。然而我只不過是給了你們一個啟發性思維的例子罷了,就是我們認為一張條形圖真正地代表了價值一天的市場行為的傾向。

你可能僅用條形圖進行交易。但是大多數人在進行交易前喜歡用一下他們的數據,因此他們會使用一些指標、,然而不幸的是,人們在用市場指標做同樣的事情。他們認為自己是現實的,而並不想表示那些可能發生的事。RSI 、隨機性、移動平均、MACD 等,看上去都像是真實的,但是人們忘了它們只不過是一些假定來代表某些東西的被歪曲了的原始數據罷了。

比如,考慮一下一張圖上支撐價位的技術概念。最初,技術師們發現,一旦價格跌到圖中某一位置時就好像會反彈。在該位置,一大堆購買者好像都願意買進,因此而「支撐」住了股票的價格水平。不幸的是、很多人把像「支撐價位」和「阻擋價位」這樣的詞當做是真實的現象,而不把它們當做是人們在過去發現的某些代表相關關係的簡單概念。

前面我己經從人們在判斷一些事情時,傾向於用「它看上去是什麼樣子的」而不是「它的可能性幾率是多少」這個方面講了表象方面的一些偏向。這在使用交易系統或交易信號方面尤其重要。你有沒有考慮過在開發交易系統或評估你的信號的效用時的可能性幾率?就是說,你有沒有考慮過預計的結果遵循信號的百分比是多少?很可能沒有,因為即使我不停地告訴人們這件事,還是沒能在1000個交易者中找到一個確實這麼做的。這就意味著大多數人甚至都不測試一下他們的系統,或者不知道他們系統的期望收益(見第6 章)。現在讓我們來討論一些其他的偏向。我們將會確定其他的一些偏向可能對你考慮市場和交易系統開發有些什麼影響。

2.1.2 可靠性偏向

與表象方面的偏向相關的一個偏向是認為我們的數據是可靠的偏向,就是它們真的是應該的那樣,關於日條形圖,我們普遍地認為它代表了價值一天的數據.它看上去是價值一天的數據,因此它就肯定是。然而,很多數據賣方通常都把白天的數據和晚上的數據結合起來,那麼它還是價值一天的數據嗎?而且這些數據的準確性又怎麼樣?

經驗豐富的交易商和投資者們知道,數據的可靠性是他們可能遇到的最糟糕的問題之一、大多數數據賣方在日條形圖方面是非常精確的,但是當你開始使用記號數據、5 分鐘條形圖、30 分鐘條形圖等時.精確度就完全消失了。因此,在測試一個建立在5 分鐘條形圖基礎上的系統時,大部分結果(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可能與不正確的數據有關,而並不是真正的期望收益結果。

請看專欄2-1 中講述的故事,這個故事是有關人們在與數據打交道時所遇到的問題。這是在我們的時事通訊中發表的來自於查克· 布蘭斯科姆(chuck Branscomb)編輯的一個私人故事。

專欄2-1

查克· 布蘭斯科姆的故事

我用自己設計的系統進行了16 個期貨市場資產組合的交易。我使用了一個資產組合交易系統軟件來運行系統代碼,以防止日常數據每晚產生的定單。基本的入市/出市規則被編入了一個實時軟件程序,因此無論什麼時候,當我在市場中持有一個頭寸時都能得到通知:

1995年的7月10日,在開盤之前我就正確地發出了所有資產組合的入市和出市的定單,在芝加哥貨幣市場開盤後不久,實時軟件就警示我進入加拿大元多頭市場。我當時都呆了,因為那天我根本就沒有發出過對加拿大元的定單。我不相信地盯著屏慕看了幾秒鐘,由於受到過遇到突發事件時的精神訓練,我自動地就進入了演習情節:深吸了一口氣.在呼氣時放鬆了全身的肌肉,然後建立了一個系統性的過程來檢驗導致錯誤的最大和最小的可能性。

幾分鐘之後我就發現前一天的最小的可能性是在我所下載用來運行資產組合軟件的數據與實時軟件收集的數據不一樣,對前一天的記號數據進行了一番迅速檢查後.證實了我的疑惑:資產組合系統使用的數據是無效的,很快地,我重新手動編輯了數據庫並再次運行了程序。現在,它產生了一個入市定單,我瀏覽了一下屏幕,查看市場現在是否已經恢復到我的入市點之上,我有一種挫敗感,但我還是很平靜地把信息從程序輸入到資產組合管理數據表,調整我的頭寸。盯著屏幕的時候,我看到在我準備完定單之後,市場又已經上漲了5 個記號點,那時我的反應完全是下意識並且專注的:我給我的交易員打了電話.然後發出了一個買入市場頭寸的定單

在整個過程進行了10分鐘之後,加拿大元就越來越遠離我的入市價位。幸運的是,精神上的訓練在猜測第二步該怎麼做時幫了我的忙,我的交易目標是不錯過任何一次入市交易,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會有一次大的移動。錯過一次相當大的成功交易遠比簡單地虧損一小筆要糟糕得多:在我知道自己早就該進入這個市場時,打電話下定單己經是一種下意識的唯一反應了。對於我所做的交易類型,這是唯一正確的做法,再去希望市場會返回到原來的入市點並且接著猜測是否該進入市場是沒有任何用處的了;這一事件表明了我需要創建一個程序,對每個期貨合同的日常數據進行強制的、有規律的檢查,一直到這一步,我還是認為自己在篩選日常數據方面已經做得足夠多了,以前我曾經犯過很多錯誤,但現在已經知道自己每天還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以確保可以按照自己設計的方式進行我的交易計劃。資料來源:Market Mastery,July 1996 . vol1(2 ) ,pp2-3。

現在你已經讀完了這個故事,可以知道大多數人是如何接受超出市場真實情況的東西的。所有這些都不是你所能預料的,當你認為自己有一個好的系統時,可能僅僅是你的數據比較糟糕。相反,在你擁有真的是比較糟糕的數據時,你可能認為自己的系統是十分差勁的。

現在就讓我們假定你已經接受日條形圖能真正地代表市場這個事實。你想接受這個普遍真理並進行交易。那很好,但讓我帶你看一下有多少偏向可能潛入你的思考中。

2.1.3 彩票偏向

彩票偏向指的是人們在以某種方式操縱數據時心裡所升起來的那種自信,就好像操縱這些數據在某種意義上能讓他們控制市場。既然你已經接受了以日條形圖來作為代表市場的一種方式,那麼你肯定會要麼以日條形圖做交易,要麼以某種方式操作這些數據,直到你有足夠的信心進行交易。當然,這些數據操作本身就會帶給你自信的增長。

這種對工作的控制錯覺的一個很好的例子是由州政府經營的被稱做彩票的抽彩遊戲。在你玩抽彩遊戲時,你需要挑選一些數字,這些數字通常是六或七位,如果你僥倖命中了所有的數字,就會馬上成為一個百萬富翁。人們真的是很喜歡玩這種彩票遊戲,即使是那些知道這種中獎幾率且做事有條理的人也是如此,這是什麼原因呢?那是因為獎品是如此巨大而風險卻是如此小,l 美元的票價與獎品的大小相比實在是很小,人們也因此而都被吸引去玩:即使這個幾率對他們來說是如此小,甚至買上100 萬張彩票,每張都是不同的數字,還是不見得一定能贏,但他們也不會介意。你在一次州政府經營的抽彩遊戲中贏得100 萬美元的幾率是1300 萬分之一,而如果你想贏得更多的話,幾率就更小了。

對於用少量的錢贏大獎來說還是一種啟發性思維,但並不是彩票偏向。彩票偏向是指人們在玩遊戲時得到的那種控制錯覺。人們以為自己對數字的選擇有影響,因而成功的幾率就會有所增加。因此,有些人就會懷疑,如果他們選擇生日或者週年紀念日的數字,成功的幾率就可能會增加。這裡有一個例子,10年前有一名男子在西班牙的國立抽彩活動中獲得了橋牌的累計賭注。他之所以中了獎,他的解釋是因為他對夢的闡釋。好像是他連續7 個晚上都夢到了7 這個數字。由於他認為7 乘以7 是48 ,於是就選了一個包含有4 和8 的數字。其他的除了利用他們的夢之外,就是去咨詢心理學家或占星家。事實上,你可以買到任何形式的建議來幫你贏得這個抽彩活動。有一些人,在分析了這些數字之後,認為他們能夠預計隨後的數字,並且很願意向你出售他們的建議。另外一些人有他們自己的彩票機器,並且相信如果他們產生一些隨機的數字順序.很可能就會與州政府控制的彩票機器所選擇出來的數字相吻。他們也十分願意向你出售他們的建議。而如果一些大師或者占星家宣稱有一些橋牌賭注贏家時,如果這個人有足夠多的追隨者的話,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機會,那麼就會有更多的人被吸引到這些人之前。人們為了找到這個魔術般的數字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如果你覺得這聽起來有些熟悉的話,就對了。這正是投機市場上發生的事情。人們相信可以通過選擇一些正確的數字而很快獲得1個美元。選擇正確的數字對於投機者和投資者來說,就是意味著知道買什麼以及什麼時候買。大多數人想知道的最重要的問題是我現在該買什麼才能賺到一筆錢。很多人更願意讓別人來告訴他們該做什麼。

人們盡所有的可能來解決現在該做什麼。他們會購買一些可以選擇數字和分析傾向的軟件,經紀人發現,如果他們通過收音機和電視節目解讀離市入市點來幫助人們選擇數字的話,成千上萬的人都會來向他們要建議、而如果你以公開給人們建議而出名、不管這些建議有多麼正確或者不正確.人們也會把你當做一個專家,另外,也存在著很多大師們,他們很善於鼓動並且十分願意在他們的時事通訊中告訴你該買什麼以及什麼時候買。當然,占星家和一些算命者也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了一定角色。

另一些人的觀念認為,如果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境況可能會好一點。因此,他們開始沉迷於那些與一個完整的交易系統同時得到的入市信號。你可以從中得到一種對入市信號的控制感,因為你所選擇的入市點正是你希望市場怎麼做的那個點。因此,你覺得自己有某種控制能力,不僅僅是對入市點,而且是對整個市場。不幸的是,一旦你在市場中佔據了一個位置後,市場就會按照它想要的方式做任何事情,除了離市,你再也不可能對任何事情有控制能力了。我對人們所認為的交易系統感到很驚奇。比如,一位紳士幾年前從澳大利亞來訪問我。他已經與美國各地各種各樣的專家交流了什麼樣的交易系統才是有效的。有個晚上吃晚餐的時候,他告訴了我他所學到的東西,並向我展示了他所發現的各種系統的「內臟」,希望我能稱讚他。他有一些很偉大的想法,然而,他向我傳遞的所有交易系統都與入市技巧有關。事實上,他所描述的每個交易系統都只是入市:我的評論是,他的途徑是正確的,但是,如果他花同樣的時間在離市和頭寸調整方面的話,就真的能有一個好的交易系統。很多人相信,如果他們有一些可以賺錢的入市點的話,就有一個交易系統。正如你在這本書的後邊部分可以學到的,一個專業的交易系統裡含有10 個之多的要素,而且入市信號可能是最不重要的,然而大多數人想知道的卻僅僅是入市。我曾經在1995 年馬來西亞的關於期貨和股票的技術分析國際會議上做過演講。從美國去的演講者共有約15 個,並且以我們的表現打分。得分最高的演講者所講到的大部分都是入市信號,而我聽到的那個講關於交易系統的各種要素的演講者,儘管他做了一次非常有價值的演講,得到的排名卻要低得多。

我還參加了一個更高等級的演講。演講者是一個十分有才氣的交易商,1994 年他的賬戶上漲了76 % ,而只有10 %的下滑。然而,他所談到的大部分內容都是如何在走勢線上挑選變化的信號。他在講話中展示了6 ~8 個這種信號並且在人們問到他時提到了一些關於離市和貨幣管理的內容。後來我問他是否用這些信號進行交易,他的回答是「當然不用!我使用的是走勢跟蹤信號。但這些是人們想聽的,所以我給他們講這些東西。」

一個客戶在讀了這些資料之後,做了以下記錄: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這種『彩票」偏向是一種處理焦慮的方式,這種焦慮的產生是由於沒有控制感。很多人都寧願裝作對他們所處的環境有控制能力而不願去面對那些焦慮,從而犯錯。跨越性的一步是對「我對自己的行為有控制能力」的意識。而這已經足夠了。

這種偏向是如此強大,人們因此而經常不能得到他們在市場中成功所需要的信息。相反,他們得到的是他們想聽的東西。畢竟,人們一般都是給那些付錢的人們想要的東西而不是他們真正需要的。不過本書對這個慣例來說是個例外,我希望以後會有更多這樣的例外。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季線之下不做多

股市包租公 2016

麥克風選股法使用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