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斷的偏差(二)

2.1.4 小數字定律偏向

這種模式可以代表一些人的另一種偏向。前5 天中,市場有4 天什麼行為都沒有發生,之後就是一個大的上升。如果你細讀過一些圖表書,你就可能找到四或五個此種例子。小數字定律說的是不需要多少這種案例你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比如,在4 天窄幅震盪之後有一個價格的大飛躍,我們就在那時進入市場。

事實上,我的觀察是,大多數人們根據他們在少數精選的例子中觀察所得的模式來進行交易。如果你看到一個類似的模式,並且之後有一個較大的變動,你就會認為這個模式是一個好的入市信號。注意一下至目前為止所討論的四個偏向都己經影響了你這個決定。

以下引用自威廉· 埃克哈特(william eckhardt)的話實在是很好地描述了這種偏向:

我們看數字的時候並不是中性的,就是說,當人類的眼睛掃過一張圖表時.並不對所有的數據點給予相同的權重。相反,人們會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些顯著的情形上。並且我們傾向於依據這些特殊的情形形成意見。挑選一個方法中非常成功的事例並忽視可以把你的骨頭都碾碎的每天的損失是人類的本性。因此,即使是非常仔細地閱讀了圖表也易於讓研究者們產生系統比其實際情況要好得多這樣的想法。

科學研究發現這種偏向確實存在。即使是非常仔細的研究者也會傾向於把結果朝他們所假定的方向發展。這就是為什麼科學家們要有雙盲測試。在這種測試裡,實驗者們在實驗結束之前都不會知道哪個組是實驗小組,哪個組是控制小組。

2.1.5 保守主義偏向

一旦我們的腦子中有了交易這個概念,保守主義偏向就會佔據上風:我們沒有認識到,甚至看不到一些對立的跡象,人類的大腦很容易看到那些少數的,有極明顯移動的有效的例子。卻會避開或者忽視了那些無效的例子。比如說,如果你查看了大量的數據,可能就會發現如圖2-2所示的模式之後20 %的時間裡有一個很大的移動,而這之後就沒有發生任何有意義的現象。

大多數人完全忽視了那些對立的跡象,除非事實上這種跡像是壓倒性的。然而,在連續虧損了7 一8 次之後,他們就會突然間關心起交易系統的有效性來、而從來都不確定一下可能發生多少虧損。

如果這20 %的時間裡發生的移動已經足夠大,那麼仍然是可以交易的,但是你必須在沒有發生任何跡象的80%的移動期間小心地使你的虧損減小。當然,這也指出了彩票偏向的重要性如果你僅僅把注意力放在模式上就很可能不會賺到錢,這個偏向的含意是讓人們找到他們想要的,並且期望能在市場上見到這種情形。因此很多人相對於市場而言不是中性的,並且也不能跟隨大流,相反,他們經常是在尋找他們期望見到的情形。

2.1.6 隨機偏向

接下來的這個偏向從兩個方面影響著交易系統的開發。首先,人們傾向於假定市場是隨機的,價格傾向於以隨機的幾率移動。其次,如果說這種隨機性真的存在的話,人們對它可能意味的東西也經常做出錯誤的假定。

人們喜歡挑選最高點和最低點的一個原因是他們認為市場可以並且會在任何時候反彈。他們基本上認為市場是隨機的,而事實上,也有很多學術上的研究者們仍然堅定地抱著市場是隨機的信念。然而,這個假定是正確的嗎?即使這個假定是正確的,人們能夠交易這樣的一個市場嗎?

市場可能會有一些隨機的特徵,但這並不表示它就是隨機的。比如,你可以用一個隨機數生成程序來產生一系列的條形圖。在你觀察這些條形圖時,它們看起來就像是條形圖。但這就是表象偏向的一個例子,「看起來像」隨機的並不表示「就是」隨機的。這種類型的數據並不像市場數據,因為市場上價格的分佈存在著一個很大的尾部根本無法用正態分佈的價格預測。為什麼呢?在你查看市場數據時,樣本的波動性隨著你不斷地增加數據而變得越來越大。1987 年10月19 日發生的標準普爾指數下降80 個點,說明即使是在標準普爾協議開創之後的10年內,預測一個隨機的數字系列也是很困難的。這種情形可能在1 萬年內才會發生一次,但這種情形在我們的生活中卻確實發生了,而且在10年內還可能再次發生,1997 年的10 月27 日,標準普爾指數又下降了70 點.並且在第二天,它的變化幅度是87 個點。

市場價格分佈傾向於有一個無限的變化這個事實或者說基本上是這樣,暗示著可能有比你想像的更極端的情形即將出現。因此,很顯然,任何源自於風險的估計都可能被低估。而且不幸的是,大多數人在市場中都採用了有過多風險的方法,當像ed seykota和湯姆·巴索(tom basso)這樣的市場奇才宣稱:拿你淨資產的3 %去冒險投資在一個頭寸上,你就會成為一個「槍手」,就暗示著大多數人在他們所承受的風險量級上實在是太瘋狂了。

即使說市場是隨機的,人們也未能理解隨機的含意。當一個長期的走勢確實在一個隨機的序列中發生時,人們認為這並不是隨機的。他們發展了一些理論,提出那是某些其他的東西而不是一個隨機序列中的長期系列,這個傾向來自於我們把世界上任何事都當做是可以預測和理解的本能傾向。因此,人們努力尋找那些沒有任何意義的模式,並且假定了一些不合邏輯的因果關係的存在。

這種隨機偏向以及彩票偏向的一個後果是人們傾向於喜歡挑選最高點和最低點。我們希望自己是「正確的」並且對市場有控制能力,把自己的想法反映到市場中,結果是造成了我們可以挑選最高點和最低點這樣的信念。這種情形在一個交易商和投資者的生活中很少出現,那些試圖這樣做的人注定要經歷很多失敗。

2.1.7 理解需要偏向

「理解需要偏向」成了大多數人開發交易系統的一部分,他們完全忽視了隨機因素。事實上,他們甚至都沒有把頭寸調整當做系統的一部分。

我的一個客戶喬聲稱,當他進入某一頭寸時,最困難的是判斷大勢,根本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因此,我問了他一些問題。「你持有的頭寸多長時間贏一次?」他的回答是有60 %的時間。「當你不知道大勢怎麼走的時候,一般多久贏一次?」這次他的回答是,當他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時幾乎從未贏過。之後我告訴他:「既然你的系統並沒有比運氣高出多少,那麼你對市場畢竟還是懂得不那麼多。但是,如果你知道自己很明顯是很迷惑的話,就該離開。」他也同意這可能是個好方法。

考慮一下喬的交易系統,他其實並沒有真正地擁有一個系統。為什麼呢?喬是如此關心他是否理解大勢以至於他並不曾明確地定義過退出信號。這些信號可以告訴他:( l )什麼時候他該離市以保留資本;( 2 )什麼時候他可以獲取利潤。

大多數人仍在構建一些複雜的關於市場上到底在發生什麼的理論。很多媒介也總是竭力地在向人們解釋市場,即使他們本身對市場也是一無所知。例如,在道瓊斯工業指數下降超過100點之後的第二天.各大報紙都填滿了各種各樣的解釋。比如,這裡就有在你當地的報紙上可能讀到的內容:

星期三來自聯邦儲備銀行可能提高利息率的通知在星期四使投資者們感到氣餒。股價開始下跌,特別是技術公司,人們害怕整個行業範圍內的盈利下滑。股票市場出現了歷史上的高市盈率,投資者們在任何時候只要想到利率可能提高就會特別緊張。

投資者們也對亞洲金融危機的衝擊非常關注。任何有關亞洲危機可能轉移到這裡的跡象都讓投資者們變得惶惶不安。

第二天,道瓊斯工業指數可能上升不止100 個點.你又可能讀到類似以下的報道:

華爾街正在為潛在的利率上漲而不安,但它擺脫了這個謠言並再次進入市場,因此道瓊斯工業指數又上升了超過100點。h.p moranthat證券的吉納評論道:「盈利是如此之高以至於沒資者們看上去都能毫不費力地擺脫潛在的破壞性消息。」

理解需要偏向碰上交易系統的設計時就更複雜了。人們以各種奇怪的方式來操作日條形圖,然後依據這些操作發展了一些奇怪的理論來解釋市場。形成的理論是以他們自己的生活為依據,卻沒有任何現實根據。比如,eliot 波動理論的合理根據是什麼?為什麼市場以三條腿前進會出現一種方式而以兩條腿前進又會出現另一種方式?

你是不是已經開始理解了為什麼開發交易系統的任務是如此地充滿了心理偏向?我的經驗是,大多數人都不能處理交易系統設計過程中遇到的問題,除非他們先解決了個人的心理問題。其實.如果你正在讀這一部分的話.就說明你有了進步。大多數人的本能傾向是跳過類似這些心理部分,直接進入系統開發的定性方面的內容。然而,心理方面的內容對系統開發以及交易和投資等其他方面的內容都是最根本的。

通向金融王國的自由之路06
2.2 影響你測試交易系統的一些偏向

接下來的這些偏向影響交易系統的測試。大多數人都未曾遇上過這類偏向,因為他們從未到達過系統測試這一步。事實上,在本章提到的保守主義偏向會阻止大多數人進行系統測試。而且更重要的是.大多數人根本從不曾到達過有一個可以測試的系統這一步。然而.對於那些可以到達這一步的人來說,下面這些偏向的影響結果可能是隱伏著的。

2.2.1 自由度偏向

自由度是一個參數。它對每個可能的值都會產生一個不同的系統。比如,基於10天的移動平均會產生與基於24 天的移動平均不同的結果。因此,移動平均的長短代表了一個自由度。人們傾向於希望他們的交易系統有盡可能多的自由度。你加的指標越多,就越能更好地描述歷史上的市場價格,系統本身也就更可能與一系列價格相吻。不幸的是,系統與它據以開發的數據越相吻合,就越不可能在以後產生利潤。

大多數的系統開發軟件都鼓勵自由度偏向。給一個系統開發者足夠的允許誤差,那麼他就會有一個可以完美地預測市場移動的系統,並賺得成千上萬的美元,名義上這在某些已經發生的市場上是可以的。大多數軟件讓人們達到他們心理的最大滿足程度,最後,他們會以一個毫無意義的系統結束。這個系統在它據已獲得的數據上可以獲取一筆財富,但在實際的交易中卻表現得不盡人意。

大多數軟件之所以這樣設計是因為人們有這種偏向。他們想知道關於市場的完美答案。他們期望能夠完美地預測市場。結果,你現在就可以用幾百塊錢買到一些軟件,這些軟件都會覆蓋對於過去市場數據的無數的研究。幾分鐘之後,你就會開始認為市場是可以被完美地預測的。而且這個信念將會一直佔據在你的腦海中,直到你試圖交易真正的市場而不是已經發生了的優化後的市場。

無論我多麼強調這個偏向,大多數人還是會走向這個偏向。你仍然希望盡可能地優化你的系統。所以,就讓我給你們一些對於這種優化的忠告。首先,理解你使用得很好的概念,以至你感到根本不需要優化、越是理解你所使用的概念,就越不需要做歷史測試。

我強烈推薦你們思考一下市場中可能發生的各種精神方面的情形。比如.你可能會猜想明年有戰爭、核武器恐怖分子攻擊事件。歐洲採用共同貨幣、亞洲也採用共同貨幣、中國和日本結合起來作為一個力量共同體,以及一個上漲120 % 的失業報告等等。有些想法可能看起來很瘋狂.但是如果你能理解你的系統在這類事件真的發生時將會怎樣處理它們,那麼你對觀念的理解就是非常好的。

無論交易商和投資者們對過度優化的危險有多麼瞭解,他們仍然喜歡去優化。因此,我強烈建議你們在系統中不要使用超過四個或者五個自由度。如果你在完整的系統中使用兩個指標(這些指標每個都表示一個自由度)以及兩個過濾器,那麼這些可能已經是你能忍受的極限了。

2 .2.2 事後錯誤偏向

若人們在測試中使用那些只有在實際發生了之後才能得到的信息、就是在犯事後錯誤。這類錯誤在系統測試中非常普遍,也很容易犯,例如,在一些軟件裡,除非你是非常小心的,否則在測試中使用今天的數據常常是在犯事後錯誤,再比如,想像一下使用今天的收盤來預測今天的價格會有什麼意義,其實這就是一個事後錯誤。

有些時候這種錯誤是非常小的,例如,由於數據中一般最高的價格之後總是尾隨著一些較低的價格,很可能就會偷偷地在交易系統中引入一個最高價格規律,而且這個規律運行得非常好,但這只是事後才能描述的。

在你測試數據時,若你的結果看起來太好了,都不像是真的,卻很可能就是真的。可能你是通過一些事後錯誤得到這個結果的。

2.2.3 保護不夠偏向

在你設計一個系統時,你的目標應該是設計一個產生低風險觀念的系統。我對低風險觀念的定義是:

有關長期正期望收益以及據以生存的風險回報率(報酬與風險的比率)的一種方法。這裡,報酬指全部利潤,風險指最大的峰值與低谷之間的差額。這個方法必須在某個風險等級使用,以保護你在短期內不會遭受最壞情況的打擊,並月仍然允許你獲得長期期望收益。一般這個風險等級都是根據資本的百分比來確定的。

大多數人存在的偏向是他們進行交易的風險等級並沒有低得足以保護他們在短期內不致遭受最壞情況的打擊。很多人不會,也沒有預見到所有可能影響到他們系統的情形。相應地,在任何有價值的交易和投資的方法中.若你碰到一次不好的交易,必須要有所有可能的支持來保護自己。

一般來說,如果你問一個人:「如果你遇到一次不利的交易、你會怎樣脫離它?」他或她根本沒有想法:大多數人僅僅是沒有他們應該有的支持保護。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太高的風險等級進行交易、如果你有50000美元,並且同時在進行五種或更多不同的商品的交易。那麼你交易的風險等級可能就是太高了。那麼高的風險等級可能會給你帶來高的回報率,但最終會使你破產;考慮一下保護偏向,僅僅注意一下這個偏向就可以更多地保留你當前賬戶中的資本。

2 . 3 影響系統交易的一些偏向

假定你已經通過了一個系統,並且進行了徹底的測試,確定這個系統是可以進行交易的。不幸的是,仍然存在著更多的偏向,這些偏向可能會導致人們推翻他們的系統。

人們喜歡最大限度的成功,因此總是有一種要推翻你的交易系統的企圖。偶爾你會做一些事情來推翻你的交易系統,提高你的業績,這種工作在你的腦子中一直都是很突出的,然而,你可能會忘記那些無效的時候以及每日的延誤,比如交易成本等,這些都會影響你的底線。

如果你還沒有一個交易系統,那麼就會有無數的偏向影響你的交易。然而,即使有了最好的系統也還是會有一些關鍵的偏向起影響作用。那麼就讓我們來看一下這些導致人們推翻他們系統的偏向。

2.3.1 賭徒謬論偏向

賭徒謬論偏向是隨機偏向的自然結果。賭徒的謬論指的是這樣一種信念,就是如果一個隨機序列形成了一個走勢,對這裡來說就是市場,這個走勢在任何時刻都可能改變。因此,在大盤連續4天的上漲之後,我們就預期會有下降的一天。甚至是那些受到廣泛敬重的市場研究者們也有這樣的偏向。例如,在我的印象中,拉裡·威廉斯(larry williams)在以下的論述中顯示了這種偏向:「在你連續進行了三或四次虧損交易之後,下次交易是只作為一個贏家或者一個真正的大贏家就看你的喜歡了。」。

當你知道了成功的含義之後,就像專業賭徒們所知的,你就會在一個有贏傾向的賭局中下更多的賭注,而在一個有輸傾向的賭局中少下一些賭注。然而,一般的人恰恰做的是相反的事:在連續輸了幾局之後下更大的賭注,而在連續贏了幾局之後卻下很小的賭注。

有一次拉裡夫·文斯(ralph vince)與40個博士做了一個實驗,實驗中讓他們玩100局簡單的計算機遊戲,在這個遊戲中他們有60 %的機會是可以贏的。給了他們每個人1000 美元去賭.並且告訴他們每次喜歡賭多少就賭多少。沒有一個博士知道貨幣管理對這樣一個遊戲的成功的重要性,比如賭注大小的影響等。

他們中有幾個人最後賺了錢呢?40個參加者中只有兩個在遊戲結束後剩的錢比原來的1000 美元多.也就是只有5 % 。然而,如果他們每次都以固定的10美元下注的話,他們最後就可以在結束時擁有1200 美元,如果他們的賭注下得最好的話,就可以得到最大的收入,也就是最後可以平均獲得大約7490美元。這種下注法需要每次把他們新資本的2o%拿去冒險。不過這種方法本作者並不提倡。

那麼到底發生了些什麼呢?這些參與者們傾向於在不利的情祝下下更多的賭注,而在有利的運行情況下下更少的賭注似定前三局下賭都輸了,並且你每次下的賭注都是100 美元,那麼你現在手頭的錢就下跌到了700 美元,你認為:「既然我已經連續輸了三次並且幾率是6o %有利於我的,我相信這一次是贏的機會了。」結果,你下了400 美元的賭注、但是你又遭受了一次損失。現在你的賭注就只剩300 美元了,那麼再想賺回來的機會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賭徒謬論偏向會影響大多數人開發交易系統、調整頭寸大小以及進行交易。他們完全忽視了那些隨機因素,他們尋找確定的事實,並且進行系統交易時就好像他們有這樣的系統,不給自己足夠的保護,甚至都不把頭寸調整當做是系統的一部分。

2.3.2 獲利時保守及虧損時冒險偏向

也許交易的第一準則就是止損獲利。那些能夠遵守這個簡單準則的人就可以在市場中賺得大筆財富。然而,大多數人卻存在著一種偏向,這個偏向妨礙了他們去遵守這個準則的任何一方面。

考慮一下下面這個例子,從兩個選擇中選出一個來:你會選擇哪一個:(l)肯定輸9000美元;( 2 ) 5 %的機會絕對不會輸,而95 %的機會會輸10 000 美元?

你選了哪一個?選擇肯定輸還是選擇風險賭博?幾乎有8o %的人在這種情形下都會選風險賭博。然而,這個風險賭博計算出來卻有一個更大的損失也就是$l 0000 x 0 . 95 +0x 0 . 5 = $ 9 500 ,比確損無疑的9000美元多。可以把賭博當做是違反了最關鍵的交易準則的第一部分,就是止損。然而大多數人仍然繼續去賭博,以為虧損會停止,市場會從這裡轉向,但一般都是不會的。結果,損失就會變得更大也就更難忍受了。而這個過程又會再次開始。最後,損失會變得足夠大,而必須被迫去承受它了。很多小投資者們由於無法承受這麼大的虧損而最後破產。

現在來考慮一下另一個例子:

你會選擇哪一個:(1)肯定贏9 000 美元;(2 ) 95 %的機會贏10 000 美元,而5 %的機會什麼都不會贏?

你選擇了肯定贏還是風險賭博?大約有80 %的人都選擇了肯定贏.然而,這個風險賭博計算出來卻有更高的利潤,也就是$10 000 x 0 . 95 + 0x 0 . 05 = $ 9 500 ,比肯定贏的$9000還高。可以把這個肯定贏當作是違反了最關鍵的交易準則的第二部分,就是獲利。

人們一旦手裡握著利潤時,是如此害怕這些利潤會跑走,以至於在有任何反轉跡象時就急於獲取肯定贏的利潤部分,即使他們的系統並沒有給出離市信號,他們也是如此不想讓利潤跑走以至於很多投資者和交易商們都在不停地後悔錯過的大筆利潤。因為他們都只獲取了肯定能贏的小利潤部分。這兩個基本偏向在一句俗語裡說得很好:「要抓住機會,但要在逆境中堅守陣地。」一個好的交易商最好看一下這句格言:「仔細留意可以獲取利潤的好機會,一有逆境跡象就像鹿一樣跑走。」

2.3.3 「當前交易或投資必須是成功的」偏向

造成所有這些問題都迫在眉睫的原因,是人類壓倒一切的想解決他們當前頭寸的慾望,也就是解決手中持有的頭寸。那麼會發生些什麼呢?首先,若你有一虧損頭寸,就會不惜一切地持有它,希望有一天會反彈,結果,虧損交易一般都會變得更大,其次,利潤一般都被過早地提走,以確保那些頭寸仍然是有利潤的。

這都是為什麼?是因為人們有一種壓倒一切的想要正確的慾望。我一次又一次地聽到交易商和投資者們告訴我,在他們做市場預測,或者更槽地,當他們自己在市場中投資了錢時,正確顯得多麼重要啊。

我曾經與這樣一個客戶一起工作過,他每日發出對某一種特定的商品進行預測的傳真。世界各地的交易商們都來訂閱他的傳真.因為他的準確率是非常突出的。他也以他的準確率在世界上聞名。然而,儘管他的準確率很高,他對該種商品的交易能力卻是相當弱的。為什麼?因為他需要正確。一旦某個人做出了預測,自己就被捲進去了,如果交易過程中出現了與他的預測不同的走勢,就很難接受。因此,以任何方式交易你曾公開預測過的東西都會變得非常困難。

2.4 總結

一般人當前所面對的信息量每年都在翻倍。然而,在有意識的情況下,在信息流失前.我們只能處理其中的七大塊。因此,我們開發了大量的捷徑和啟發性思維來幫助我們處理面對的大量信息。這些啟發性思維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有用的,但是,它們對交易商和投資者們的含意顯得太大了。我認為,一般的人在市場中都是不可能賺到錢的,除非他們自己來處理這些信息。

我把這一章劃分成了三種類型的偏向,總結如下。

1、影響交易系統開發的偏向

l 表象偏向。人們假定如果一樣東西能代表另一樣東西時,實際上它就是它應該代表的那樣東西。因此,我們認為日條形圖就是市場,或者我們所喜歡的某個指標就是市場。相反地,那只是代表大量信息的一種捷徑。

l 可靠性偏向。人們認為有些東西是正確的而其實並不一定。例如,你在歷史性測試中所使用的市場數據或者以實況形式來到你面前的數據通常都是充滿了錯誤的。然而,除非你認為那些錯誤可以也確實存在,否則就可能在交易和投資決策中犯很多錯誤。

l 彩票偏向。人們想去控制市場,因此他們一般都把注意力放在入市上,這樣他們可以在進入市場之前「強迫」市場做很多事。不幸的是.一旦他們進入市場之後,市場就會做市場想要做的事。交易的黃金規則,也就是「止損獲利」,與入市毫無關係卻與離市息息相關。

l 小數字定律偏向。人們喜歡看一些什麼都不存在的模式,那些模式只不過是用了一些精選的例子來說服人們這種模式有意義,如果把這個偏向與下面的保守主義偏向結合起來,你就會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

l 保守主義偏向。一旦你找到了一種模式,並且通過一些精選的例子相信它是有效的,就會盡所有可能避開那些說明它無效的證據。

l 隨機偏向。人們喜歡把市場假定是隨機的,並且有很多他們可以輕鬆交易的最高點和最低點,然而市場並不是隨機的。價格的分佈顯示市場隨著時間有無限的變化,或者像統計學家所稱的鐘形曲線最後的「長尾」。此外,人們未能看到即使是隨機市場也可以有長期的走勢。結果,頂部和底端釣魚是最困難的交易類型。

l 理解需要偏向。我們試圖理解市場的規則並且為任何事情找到理由,這種想找到規則的企圖會阻礙人們跟隨市場大流的能力,因為我們看到的是想要看到的,而不是真正發生的。

2 .影響交易系統測試的偏向

l 自由度偏向。我們想優化自己的系統,並且相信越是把數據操作得與歷史吻合,就越能更好地理解交易。其實不然,如果你只做最小量的歷史測試的話,就能更好地理解進行交易或投資的觀念是如何起作用的。

l 事後錯誤偏向。系統開發中不可避免地要用到數據,而在現實的交易中,這種事情是根本不會發生的。比如,如果你把今天的收盤價當做因素考慮進你的分析中,那麼你的測試幻就可能做得非常好,特別是如果你在收盤前想離市。

l 保護不夠偏向。人們未能知道頭寸調整和離市策略是交易的關鍵部分。相應地,他們在一次交易中經常拿太多的資本去冒險。

3 .影響系統交易的偏向

l 賭徒謬論偏向。人們認為在一次輸局之後贏的機會就會上升,或者在一次贏局之後輸的機會就會大一些。

l 獲利時保守及虧損時冒險偏向。人們喜歡快速地獲取利潤,而給虧損留一些餘地。這使他們產生自己是正確的錯覺,而其實他們真正做的卻是「截短他們的利潤,讓損失擴大。」

l 「當前交易或者投資必須是成功」的偏向。這個偏向可能是所有這些偏向中最根本的一個,然而正確與否與賺錢根本毫無關係。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季線之下不做多

股市包租公 2016

麥克風選股法使用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