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開講─人生財富最重要的六堂課(三)

不要理會市場先生的心情

「查理跟我對於市場從來都沒有意見,因為市場不會因為我們的意見而變好,本來好好的可能因為我們的意見而受到干擾。」

「你不可能靠著氣象風向標而致富。」

「市場只是一個參考點,看看是否有人在做蠢事。我們投資股票,就是要投資企業。」

「如果我們發現有一家公司不錯,市場的動向不會影響我們的決定。我們逐一比較各公司,基本上不會花時間考慮總體經濟的因素。換句話說,如果有人交給我們最權威的總體經濟預測資料,像是未來二年的失業率或利率等等,我們會置之不理。我們只是專注在我們認為了解的企業上,以及想要以什麼價格買入,還有管理如何。如果我們看到國會可能有什麼相關的措施,我們連新聞都不看的。對於這些事情有什麼意見,我們認為不會有什麼幫助。」

「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說過,不要去想市場在做什麼,去想你所知道的企業,專心在這家企業上。」

「有些人為了某種理由,選股的線索只注意價格,而不注重價值。你做你不了解的事情,或是以前別人這樣做有效果,那是不會有結果的。因為股票正在上漲而去買,這是全世界最笨的理由。

「未來總是曖昧不明,跟著大家一窩蜂追高,就會套牢。實際上,不確定才是長期價值買家的朋友。」

聆聽機會的呼喚

雖然巴菲特無法預期市場的動向,不過總是會出現股價顯然太高或太低的時候。跡象就在於很少價值被低估的股票可以買﹝股價在最高檔﹞,或是有許多好股票但是投資人無法全買﹝市場在低檔﹞。一九七三年,股價在高檔。

「我覺得就像是一個性慾過盛的男人身處荒島上,我找不到可以買的股票。」

一九七四年,巴菲特的狀況沒有改變,但是他的地位變了﹝就跟股市一樣﹞。他告訴記者:

「我覺得就像是一個性慾過盛的男人身處後宮,這是開始投資的好時機。」

「整體而言,波克夏與長期股東從股市下跌中獲利,就像是定期購買食物的人,食物價格下跌對他有利。所以,股市難免下挫,這時候不必驚慌,也不要悲傷。這對波克夏而言是好消息。」

有時候,波克夏找不到理想的投資標的:

「目前股票與債券都不看好。梅蕙絲特(Mae West)曾經宣稱:『我只喜歡兩種男人:外國人與本國人。』我發現自己的情況正好跟她相反。」

巴菲特說,當「熊在發送股票」時,他喜歡這時候進場。

無論市場狀況看多或看空,機會都可能出現。有一次,田納西大學一群學生參加學校一年一度的教學旅行,他們到奧瑪哈研究波克夏哈薩威公司,並且拜訪巴菲特。每年參訪團結束之際,學生會送給他一份禮物,像是他們教練簽名的足球或籃球等等。二○○三年,他們送給巴菲特一本書,是克萊頓房屋公司(ClaytonHomes)創辦人吉姆‧克萊頓(Jim Clayton)的自傳。

「我已經知道這家公司是預製房屋建築業的典範,因為我先前買過「橡木房屋」(OakwoodHomes)的一些垃圾債券,算是該行業最大的公司之一,賠了一點錢,所以我知道。我買的時候不知道房屋製造業的消費者金融業務如此糟糕,不過我也學到教訓,橡木房屋很快就破產。」

巴菲特知道克萊頓,在借貸上「做法比起主要對手要好得多」。巴菲特收到這本書時,告訴學生說他非常佩服克萊頓,沒多久之後,他打電話給吉姆的兒子凱文‧克萊頓,說他很佩服他父親。在電話中巴菲特深信,目前經營這家公司的凱文,具備兩個非常優秀的管理特質,他既誠實又能幹。

「不久之後,我只是根據吉姆的書、對凱文的評價、克萊頓的財務報告、以及從橡木房屋學到的經驗,就出價要收購這家公司。」

克萊頓的董事會馬上接受,因為房屋業處境艱難,一般說來很難得到大規模的融資。他們很高興由巴菲特提供與管理資金,而讓他們來經營公司。後來克萊頓買下橡木公司的資產,結局十分圓滿。

「達成這筆交易之後,克萊頓的製造能力、勢力範圍、銷售據點都大為增加。當初我們以很高的折扣買下橡木公司的債權,可能會有點利潤,算是附加利益。」

了解價格與價值的差異

「價格,是你付出的;價值,是你得到的。」

一九九二年,波克夏併購奧瑪哈的中州保險公司(Central States Indemnity Co.),老威廉‧季瑟(William M. KizerSr.)描述談判的過程:「他提給我們的價格是公司年營業額的十倍。我建議說:『好吧!去年我們有一千萬美元營業額,所以我沒算錯的話,就是一億美元。』說完我差點喘不過氣來。他說:『好的。』我說:『一億二千五百萬美元如何?』他說:『太遲了。』」

尋找內在的價值

內在的價值非常重要,同時也是很難理解的概念:

「沒有方法可以算出﹝內在價值﹞,你必須了解﹝正考慮購買股票的﹞公司。」

「評估一家公司的價值,是藝術,也是科學。」

「不一定要到谷底才開始買進。企業低於你所認定的價值,就要賣出,而且企業必須由誠實又有能力的人來經營。但是如果你能以低於今天價值的價格買進,而且你對管理階層有信心,購買一籃子這種企業的股票,你就會賺錢。」

不必擔心價值型投資人突然都來買股票:

「我從事投資三十五年來,看不出有走向價值型投資的趨勢。似乎人性中有些彆扭的特質,喜歡將簡單的事情搞得很複雜。」

期待不一致

「群眾瘋狂殺出時,波克夏就買進。」

「大多數人對股票有興趣,是因為其他每個人都在玩股票。當其他人都不感興趣時,才是進場好時機。跟著大家搶進熱門股,很難賺到錢。」

「你不必是個火箭科學家。智商一百六十的人,投資不見得就一定贏過智商一百三十的人。最重要的是合理性。」

投資的雪茄頭學校

華倫‧巴菲特在哥倫比亞大學是葛拉漢門下很認真的學生,有一次他到紐澤西州參加一家公司的股東會,葛拉漢是這家公司的股東。華特‧許羅斯(WalterSchloss)當時在葛拉漢紐曼公司工作,也去參加這個會。他們相談甚歡,相約吃午飯,從此成為好友。許羅斯後來離開葛拉漢的公司,自己創業。巴菲特在他著名的文章〈葛拉漢與陶徳的超級投資人〉(The Super Investors of Graham andDoddsville)中,特別提出許羅斯的投資紀錄相當驚人。

三十九年來,無論景氣好壞,許羅斯總計每年獲利超過百分之二十,相對之下,標準普爾工業指數不到百分之十。許羅斯將基金費用降到最低,而且基金沒有賺錢的年度不收管理費。許羅斯說:「如果績效不好,我認為就不應該收費。」
巴菲特說:「我認為華特的經營風格給我們上了一課﹝查理已經很擅長﹞。華特辦公室一年的費用,跟我們『站不住腳號』飛行一次的費用差不多。」

在紐約證券分析師學會所舉行的葛拉漢百歲誕辰紀念會上,巴菲特與許羅斯互相開玩笑,以下是濃縮摘要。巴菲特解釋說,葛拉漢覺得使用任何工具,像是跟高級主管開會,一般投資人無法做到,因此有點像是欺騙。

巴菲特:我傾向於欺騙,但是華特比較有潔癖。我要告訴各位,多年來,他的投資成績不錯!

許羅斯:我真的不喜歡跟經理人談話。股票其實很好處理,股票不會跟你爭吵,沒有情緒問題,你也不必跟股票握手。現在,華倫是個不平凡的人,他不只是很好的分析師,很好的銷售人員,他對人的判斷也很好。這是一個很難得的組合。如果是我要買下一家公司加上某人,我很肯定這個人第二天就會離開。我會誤判他的個性,或者我不了解他真的不喜歡這家公司,真的想要賣掉,然後離開。華倫買了公司之後,他的人將自己淘汰,這是很不尋常的特質。

許羅斯﹝討論到後來﹞:我擁有許多股票,華倫不喜歡那些股票,但我也沒辦法。你必須做讓自己舒服的事情,即使不像華倫所做的那麼賺錢。只有一個華倫。﹝因為我擁有那麼多股票﹞,任何一種股票的風險就不是那麼大。我想要買的是資產被低估的股票,而不是看盈餘。我根據資產而不是盈餘,做得還不錯,因為盈餘總是會有變化。

巴菲特﹝討論到後來,不準備放棄這個議題﹞:華特擁有好幾百種股票,我稱之為「雪茄煙頭」方法,你發現這些被抽過只剩一小截的雪茄,但是這些是免費的。你撿起這些雪茄,免費抽上一口。任何東西都有一個價錢。最近,華特說他應景買了新的雪茄,不過是大減價時候買的。

許羅斯在另一個場合說巴菲特:「沒有人像他那樣…很難持續成長。也許他會將﹝波克夏﹞與加拿大合併。」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季線之下不做多

股市包租公 2016

麥克風選股法使用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