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巴談最近的市場

巴菲特:未來十年中國股市必將是世界之最
(這是原文標題....)

◎ 本刊記者 孫超

  一提起“股神”,沃倫‧巴菲特這個名字就會立即映入人們的腦海。他不是大腕明星
,但是擁有最多的“粉絲”;人們對他的投資理念津津樂道,但卻始終猜不透他投資的戰
略戰術。有人出價211萬美元和這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投資家共進一頓午餐,只為了能得
到他兩個小時的“言傳身教”。

  不久前,恰逢美國金融危機全面爆發,筆者在全球最具影響力商業女性大會(MPW
summit)上採訪了沃倫‧巴菲特,也終於看到了神秘面紗後面的智者。

  愛講笑話的股神:市場把我們看作是癩蛤蟆

  九、十月份正是美國金融危機如火如荼之時。但以筆者的觀察,巴菲特卻還優哉遊哉
地享受著自己最愛的活動:橋牌!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線上牌友是比爾‧蓋茨。巴菲特的
精力十分旺盛,特別是他喜愛的活動,晚上十點多鐘還饒有興趣地組織大家打橋牌。

  巴菲特給筆者的第一感覺是其語速極快,無論什麼問題,他幾乎都是脫口而出給出針
對性最強的答案。另一方面,他對談話者的反應要求非常高,否則談話不會超過兩分鐘。
耐心友善。不管是誰和他攀談,無論他當時在做什麼,他都馬上起身。

  就拿拍照的小事兒來講吧,當時筆者的相機拍照模式沒有調對,連拍了五張,每一張
都很模糊,又重新調整了拍攝模式,才最後拍了滿意的照片。筆者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但
整個過程巴菲特一直笑容滿面,站在原地,像長輩一樣把手輕輕搭在筆者肩上。

  金融危機以來,很多美國公司的CEO給巴菲特打電話,其實主要原因只有一個——他
們都需要他的資金和他的幫助。 “市場其實把我們看作是癩蛤蟆,而伯克希爾‧哈撒韋
(Berkshire Hathaway,由巴菲特創建於1956年,主營保險業務,在其他許多領域也有商
業活動)被看作是公主。如果收到一個吻,我們就會變成英俊的王子。如果我說不行,那
麼我們就是一隻癩蛤蟆。”巴菲特調侃道,“我們有很多選擇,但只接受了其中少數人的
吻,然後把資金拋向他們。要知道,如果你沒錢,人家就不會常親你。”

  在和巴菲特的交流中,他的親和與幽默令身處金融危機的公司高管們笑聲不斷。在峰
會上面對全球最有影響力商業女性們的簇擁提問,巴菲特幽默地說:“我想對於一個在高
中沒有約會的人來說這是天堂。”

  在大會主題發言上,巴菲特也不忘幽上一默,“耶穌基督收的12個門徒都是在男性中
挑選的,比例是4000:1。要是最後的晚餐的畫面裏有6個女人就好了,也許整個世界都會
改變。”

  “過去女性永遠是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在以前的很長一段時間,我僅是與世界上一半
的人口競爭,現在,現在不得不和100%的人口去競爭。”

  巴菲特:我看好中國市場

  筆者剛剛抵達四季酒店時就已經見到了巴菲特,不過他同高盛總裁行色匆匆地與筆者
擦肩而過。在接下來的幾天裏,巴菲特也被蜂擁而來的美國媒體追逐。

  幾天下來,儘管不時有人與他交談並上前討論對美國經濟未來的看法,但作為被邀請
的唯一的中國女性,筆者自然不能放棄這個機會採訪他。

  筆者首先提問:“沃倫,每個經濟週期的轉捩點通常都有什麼特徵?能否結合中國的
實際情況來談一談?”

  巴菲特表示,實際上每個經濟週期都沒有一定之規可尋。特別是像中國這樣的新興市
場,瞬息萬變。

  筆者又問:“未來你看好哪些行業?”

  巴菲特回答說,並不是所有的行業他都感興趣,即使是有些很有前途的行業。如果是
單一地憑藉某個行業來選股也是行不通的。他說,每個股票都有一系列相對複雜的選擇標
準,通常要考慮方方面面的情況,不可以單憑行業來選股。

  筆者向巴菲特介紹了中國現在股市的情況,中國股市過去一段時間的巨大跌幅,成為
了世界之“最”。

  筆者問巴菲特,“沃倫,你對中國市場的未來怎麼看?”

  巴菲特給出了令廣大中國股民都振奮的答案。巴菲特說,“我看好中國市場,不要計
較短時期的情況。未來十年中國股市必將是世界之最。”

  實際上,就在筆者與巴菲特見面之前,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下屬的中美能源以每股
港幣8元的價格認購2.25億股比亞迪公司的股份,約占比亞迪10%的股份比例,交易價格
總金額約為港幣18億元。比亞迪公司是在香港上市的內地最大充電電池製造商,2003年躋
身為全球第二大充電電池生產商。因為巴菲特入股,三個交易日內,比亞迪股價飆升89%


  為什麼入股GE?因為“我很喜歡叫牌”

  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斥資30億和50億美元,先後購入通用電器和高盛集團
的優先股。當人們對市場紛紛失去信心之時,“股神”巴菲特卻逆市入場。

  在回答為什麼要入股通用電器公司問題的時候,巴菲特一直面帶笑容,難掩對這項投
資的滿意。他先是來了句橋牌術語,“我很喜歡叫牌。”

  “通用電氣(GE)公司是美國面向世界的標誌性企業。數十年來,我一直是通用電氣
公司及其領導人的朋友和讚賞者。”巴菲特說,“GE是非常著名的美國公司。基本上,它
天天都有很多金融業務。他們需要一筆‘戰備資金’,沒有這筆‘戰備資金’就不適於進
行下一步方案。”

  巴菲特進一步解釋,“當時我正在想我們會以每年10%的固定收益賺回這30億,還有
就是評估非常有趣,” 巴菲特說,“該項議案實際上也是作出投資不久前才提出來的。
我們有兩位董事,事實上,是休‧戴克,她先發了一封電郵給我。她非常有禮貌,甚至比
查理‧芒格(Charles T.Munger,是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副董事長,巴菲特的合夥人和
摯友)還更有禮貌。她問:‘在沒和董事們協商的情況下,您所做的決定,有什麼缺陷嗎
?’我回答說:‘好吧,下個董事會上我們就會著手幹這件事。’”

  巴菲特表示,“快速及時地行動可以帶來巨大的利益。人們都知道可以直接打電話向
我諮詢,並很快就會得到一個答案。比如說,通用電器公司打電話時會問我:‘您在什麼
時間處理這件事?’”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巴菲特在高盛(Goldman)公司的投資上。“他
們會得到一個答案並且它肯定會兌現。那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收益。我們盡力讓他們自己去
償還債務,這本身對他們來說就是有利的。”

  巴菲特還特別談到了對美國聯合能源公司(Constellation Energy)的收購。美國聯
合能源公司(紐約證券交易所代碼:LNT)是美國最大的能源公司。公司總部位於巴爾的
摩市,是名列《財富》評選的200家最具競爭力的能源公司之一。聯合能源集團是巴爾的
摩電氣公司的控股公司,其服務地區包括巴爾的摩市和馬里蘭州中部地區,約有110萬電
力用戶及57萬天然氣用戶。其所擁有各種類型的發電廠遍佈美國各地。該集團在美國成功
運營著3座核電站(共5台機組)。

  數周前,美國聯合能源公司的股票從每股50美元跌至每股14美元。接著,美國能源控
股公司(American Energy)就給巴菲特打電話,敍述發生的這一切,破產的恐慌籠罩著
整個公司,因為一般來講,企業都有一系列的市值估價等級,如果他們等級下降,就意味
著他們不得不提供更多的抵押擔保,那樣他們就沒有了資金以及其他。

  於是,巴菲特說:“那就打電話給他吧。”美國聯合能源公司主席助理接了電話。她
說:“盛克斯先生正在開一個重要的會議,我不能打擾他。”也就是指大衛‧索科爾(注
:此人正式進入了比亞迪公司董事會)。因為大衛告訴她即使是遞交只有兩個字的紙條,
只要她打斷會議,那麼她就有可能被解雇。但她還是接受了巴菲特的建議。

  “當天晚上整個公司都很興奮,我們可以出價,注入資金,他們知道我們能做到這一
點。其他的公司也是一樣,當他們正在商海中下沉的時候,我們輕而易舉地拉了他們一把
。起初他們是拒絕的,用他們的說法就是猶豫,之後當晚我們就簽約了。”巴菲特繪聲繪
色地描述了整個過程。

  今天是一個經濟‘珍珠港’

  次貸危機以來,美國經濟到底會有多糟糕成為不可回避的問題。但是巴菲特卻總是一
副信心滿滿的樣子,“我希望只要有我在,這個世界就不會太糟!”

  巴菲特說,“事實上,我從來沒有看過今天這樣的信用市場。所以,我認為今天是一
個經濟‘珍珠港’。我們非常需要資金。請注意,我們談論的是整個世界,而不僅僅是美
國,整個世界都在降低金融杠杆。如果每個人都去抬杠杆,那麼他們就會得到想要的錢,
在任何時候,在借貸與花費之間,這都是廣泛運用的真理。人人都想要達到更高的目標。
現在,每個人都在降低金融杠杆(破壞金融體系向好的方向調節),而這種力量的唯一的
阻力就是美國政府,只有美國政府才能抑制它,抬起杠杆。這是整個世界經濟的需求。沒
有哪筆資金是完美的,所以我一直認為7000億美元救市方案一定會通過的。”

  而對於7000億救市資金該怎麼花,巴菲特認為關鍵是要以市場價格購買。因為如果是
以市場價收購的話,美國財政部肯定會有利潤。“你可能會看到這種情況,這筆資金是以
虧本的價格,向那些想要抬高金融杠杆卻無能為力的人收購。也就是,當套利基金以22分
的價格收購美林證券,他們就必須以價格的3/4獲得陽光融資。我的意思是說不可能從市
場中以那些資產的名義獲得融資。”

  “因此,如果那些資產以虧本價出售,沒有杠杆作用的調節,套利基金或其他機構會
收購小份額,大概是占交易的15%~20%。現在如果財政部以市場價收購,並以國庫收購
低價借入,那麼所有的力量就會發揮杠杆調節作用,而將掙很多錢。並且我將有1%的機
會。換句話說,我個人可能會盈利或虧損70億,但我很願意做這樣的事情。因為政府能做
到我做不到的。他們可以借無限額的資金,他們可以按成本價借無限額的錢,其他人沒法
做到。而且即使他們以市場價買入,那也是一個巨大的契機。由於政府的介入,可能市場
價會提高一些。但是他們不能以某公司的成本或帳面價值收購——那就是監管委員會進入
的時候。”

  信心就像氧氣

  巴菲特對投資總是有自己一套獨特哲學,“很明顯,如果要投資的話,就要投給一個
只有拿到這筆資金才能存活的公司。如果正在運營某公司,並且每天商業票據能滿足你的
需要,那你就不會在乎到期付款日是43天還是17天,也不會延期償債,因為短期貸款比長
期貸款要划算,而你也很不喜歡為長期貸款付更多的利息。所有的員工也會努力工作,除
非他們沒有信心了。信心就像是我們的氧氣一樣,我們靠它存活卻從來沒有意識到它的存
在。如果讓我們五分鐘呼吸不到氧氣,那會是一個什麼樣子?”

  巴菲特認為這是對信心兩個字最好的詮釋。全世界以及美國經濟就是要與信心同行。
“如果沒有信心,我們就不會兌現10月6日支付的65億美元,而且會停止與Mars-Wrigley
的這筆交易(Mars就是M&M’s和Snickers的廠商;Wrigley是箭牌口香糖),然後把65億
美元投在芝加哥或其他的地方。”

  “喜歡我的人,美國民眾,都會擔心這筆錢怎麼樣了。”巴菲特說,“我去參加一個
聚會,我的幾個朋友就問我:‘你們的金融市場安全嗎?’其實市場金融體系並不是這樣
說說就行的。你一定要有信心,必須是合理的信心。但事實上沒有人能確信明天自己的信
用將一片光明,那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要相信由聯邦儲備制度輔助的美國政府,這才是我
們市場金融體系工作中合理的信心。”

  美國經濟何時復蘇?

  對於美國經濟何時才能復蘇的問題,巴菲特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而是認為主要看
美國的經濟運行情況。“任何人,只要認為資金是萬能的,那就錯了。”巴菲特說,“我
希望人們不要期望太高。如果沒有這筆資金,這一切是浩劫,但是即使有了它,還是會存
在很多問題。”

  “1790年,美國人口只有400萬,中國人口是29000萬,歐洲人口是10000萬,不管人
口多少,他們都擁有相同的氣候和自然資源。在218年內或更長一些時間,我們建立了擁
有了一個占世界GDP總額25%的市場經濟體系;因此,它是一個非同凡響的體系,它釋放
了人類無限的潛能,這是前所末有的。”巴菲特說,“僅20世紀,在美國,每個人的實際
生活水準增長了1/7。在過去的幾千年我們經歷了幾百年,但經濟卻只在一個千年的1/10
得到了增長。”

  “到現在為止,我們經歷了經濟大蕭條、兩次世界大戰、流感病毒侵襲、石油危機,
你數數看,所有這些糟糕的事情對美國經濟都造成了這樣那樣的影響,但美國經濟還是能
達到1/7的增長點上。道‧鐘斯平均指數在20世紀以66開始,到現在是一萬點左右。因此
,還是有相當一部分體系運作得很好。這些體系可能是不完美的,但是它是有法律法規的
,是我們所建立的符合人們需求的市場體系。”

  巴菲特說,“有一句話說得很有道理,不管女人在家工作,還是75年前她們已經出來
工作,地球都照樣運轉。我們已經進步了,並有一個正確的方向。我們要做的就是讓美國
民眾保持更多的生產力,我要激發它們。這是件很難的事情。本來可以出色的運作,但現
在是一塌糊塗。”

  而令巴菲特比較擔心的是救市資金和政策是否用得及時且充分。“一盎司的預防可以
治癒一磅的傷痛,而這一磅的治癒卻可能延遲一噸的治療。”巴菲特說,“我們遭受了經
濟‘珍珠港’的襲擊,而且花了幾周的時間討論這是誰的錯誤,你知道,船都停在港口以
外,我們怎麼能針對戰役制定方案?確定到底需要多少只戰艦?因此,在事情變得越來越
糟時,我們還在袖手旁觀。那麼,結果就是,要花更多的錢去解決這件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股市包租公 2016

麥克風選股法使用教學

股市包租公 2015